欢迎来到陶瓷信息网网站!
网站首页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期货 > 陶瓷知识 > 宋代官窑瓷器鉴别 > 导航 >

鉴别宋代官窑瓷器

鉴别宋代官窑瓷器

宋代官窑瓷器鉴别 宋代官窑瓷器鉴别和特点 鉴别宋代瓷器

2020-09-07

【www.taoci52.com - 宋代官窑瓷器鉴别】

宋代官窑瓷器的鉴别

我们在鉴定古代器物是常常会说“东西会说话”,也就是说,器物的形象会说话,它会告诉收藏鉴赏者一个真实的世界,这个世界,不能简单地看作器物形象的本身,而应该是器物所内蕴的历史文化。宋代理学所阐述的天人相与的命题,是我国哲学发展在宋代的一种创造性的历史积淀,它对有宋一代的文化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流传至今的官窑瓷器、宋代官窑瓷器有碗、盘、碟、盏托、洗、瓶、炉、尊等,样式多种;宋代官窑瓷器并不华丽,釉色单一,很少有纹饰装饰,却又有一种难以言表的端庄肃穆和庙堂之气。是什么样的社会文化诞生了这种无与伦比的宋代官窑瓷器呢?我们从下面三个方面来讨论宋代官窑瓷器的这种内在气质及其不可仿制性。

在众多的宋代官窑瓷器中,贯耳瓶是出现频率较多的器型,不仅宋代的官窑器有贯耳瓶,宋代五大名窑的其他窑口也有这类器型,其影响所及直到清代都有仿制的贯耳瓶出现。但不同时代的贯耳瓶,在外形上虽然形似,其内在气质却完全不同。

宋代官窑瓷器的鉴别

宋代官窑瓷器的鉴别

在各大博物馆展出的宋代瓷器中,都可以看到贯耳瓶的身影(北京故宫收藏的宋官窑贯耳瓶,台湾故宫收藏的宋官窑贯耳瓶)。这两件贯耳瓶,其基本造型都是敞口、粗颈、扁腹、高圈足,颈两侧有筒形耳,虽然在器型上略有不同,但都显得古朴庄重。即使是南渡后烧制的官窑贯耳瓶,其基本形状还保留着这种皇室特有的庄重(南宋官窑贯耳瓶)。论者都把这种贯耳瓶称之为仿青铜壶的式样,以示其为文化传承的产物。这种贯耳瓶器型的传承历史和文化内蕴仅仅如此吗?

别林斯基说过“哲学家用三段论法说话,诗人则用形象和图画说话”。我们把宋代贯耳瓶的烧制者比作诗人,那他们创作的贯耳瓶形象究竟要告诉我们什么呢?

我们想强调的是,宋代官窑瓷器的造型艺术本身就是中国传统陶瓷艺术精华的历史积淀,这种积淀不是从青铜器开始的,它有着更为漫长的历史渊源。这种以干净利落的线条勾勒出的厚重丰润的体态,早在新石器时代开始的陶器艺术中就已经得到证实,它的重现是在宋代丰腴的文化土壤中的一次再生。如图中的这件陶器,如果不是嘉兴博物馆的展柜中注明了这是一件良渚文化时期的陶器,谁都可能认为这是一件宋代的陶器。这不是器型的巧合,而是文化因子的传承。只有宋代的文化土壤才能孕育这种看似巧合实为传承的文化现象。宋代的贯耳瓶,以无形的线条映衬厚重的丰润,它所再现的不是人类童年的稚拙,而是中国文化成年的富态,这种富态是以宋代的经济繁荣和文化昌盛为基础的。数千年的传承所积淀的不在于外形的相似,而是器型的内涵。这种内涵,无论是清代的刻意,还是现代仿品的滥情,都难以达到这样的境界。从这点上来说,读懂宋代官窑瓷器所积淀的历史,就能读懂宋代官窑瓷器的真伪。

宋代官窑瓷器的鉴别

同时,贯耳瓶线条的浑圆敦厚,是宋人天人合一的思想的淋漓尽致的体现。我们在鉴定古代器物时,常常会说“东西会说话”,也就是说,器物的形象会说话,它会告诉收藏鉴赏者一个真实的世界,这个世界不能简单地看作器物形象的本身,而应该是器物所内蕴的历史文化。宋代理学所阐述的天人相与的命题,是我国哲学发展在宋代的一种创造性的历史积淀,它对有宋一代的文化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毫无疑义,宋代贯耳瓶的造型和线条,也受到了这种哲学思想的影响。器物造型的积淀和文化的积淀是同步的,你仔细观察就会发现看似相似的器型所体现的文化背景不同,比如清代生产的贯耳瓶的线条就是挺直张扬的。(清代乾隆贯耳瓶和清代道光贯耳瓶)

宋代官窑瓷器是宋代尚古之风的再现

在众多的宋代官窑瓷器的器型中,熟悉我国礼仪文化的学者都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因为宋代官窑瓷器的造型特征带有明显的上古时期的青铜器的风韵,具有浓郁的庙堂风格。如图7南宋官窑鼎式炉的造型带有明显的西周青铜鼎的特征,而图8南宋官窑觚则有着商代青铜觚的造型特征,这种共同的器型特征反映的是器物所溢满的庙堂之气。

为什么宋代官窑瓷器的造型会和上古时期的青铜器产生强烈的共鸣呢?冯先铭先生说:宋代官窑瓷器“仿商周秦汉古铜及玉器者甚多,显然是受北宋徽宗朝帝王提倡的仿古复古风气影响,这类仿古器皿只能是作为宫廷陈设用品而生产。”同时,除了宋代的尚文复古之风以外,瓷器生产的工艺水平和艺术水准也是相当重要的因素。

宋代官窑瓷器的鉴别

在商周时期,相当数量的青铜器是作为礼器出现在重大的祭祀场合和国家礼仪上的,不管这些青铜器的类别和造型特征有多少变化,它的总体风格总有一种庄重肃穆之美,其中还带着些许威严和狞厉。这种因祭祀需要而塑造的审美风格,是青铜器型很为特殊的造型特征。那么为什么这种庄重肃穆的审美风格会出现在相隔千年之后的宋代呢?这和瓷器的发展和成熟有关。汉唐时期,瓷器的发展还不成熟,这不仅表现在瓷器的生产工艺上,以及器物的艺术造型和审美情趣的异同,还因为汉唐之际的瓷器表面的装饰风格和庙堂之需有着一定的距离。汉代工艺上的不成熟,使瓷器还不能达到祭祀的要求……

taoci52.com小编推荐

宋代官窑瓷器成因考


宋代瓷器在中国陶瓷史上占有重要地位,这不仅是由于制瓷工艺打破了唐代那种主要以“南青北白”为特征的局面,各种工艺特色的瓷窑密布与大江南北,而且出现了专门服务于封建宫廷的瓷窑--官窑,由此产生了一大批精美绝伦的官窑瓷器。

所谓官窑,宋代叶寞《坦斋笔衡》中说:“政和间,京师自置窑烧造,名目官窑”。所谓“京师自置窑烧造”,就是官府设立瓷窑,烧造自己使用的瓷器。在这里,所谓的官府就是朝廷,或者更进一步说就是皇室。

就宋代官窑瓷器而言。其制品非但不属于商品,而且一般模仿青铜礼器,其功用也与日常生活使用器具相去甚远。

浅析宋代官窑真假

南宋官窑概述

宋代官窑瓷器并非凭空产生。而是源于长期的“贡瓷”历史。所谓“贡瓷”就是宫廷或皇室在需用瓷器的时候。去民窑选择工艺条件较好瓷窑烧制,所产生的制品称为“贡瓷”。如童兆良《贡瓷概论》中说:“1977年,慈溪上林湖农民在吴家溪平整土地时发现唐代越窑青瓷墓志罐一件,罐体刻:‘光启三年(887年)岁在丁未二月殡于当保贡窑之北山……”’。此外,《余姚县志》中说:“秘色瓷初出上林湖,唐宋时置官监窑,寻废”。所谓“置官监窑”就是朝廷选择制瓷条件较好的瓷窑,派官员去监督供奉瓷器的烧造。

五代时,吴越小朝廷为讨好中原君主,而把越窑瓷器作为贡品供奉。如宋人赵德鳞说:“今之秘色瓷器,世言钱氏有国越州烧造,为供奉之物,臣庶不得用,故云秘色。”

从晚唐、五代到宋代官窑建立之前,北方的耀州窑、定窑得到很大发展,并且逐步代替了原来越窑和邢窑的地位,为宫廷烧制“贡瓷”。而耀州窑瓷器受越窑瓷器工艺的影响较大,定窑瓷器则颇受邢窑瓷器工艺的影响。显然宫廷用瓷是要使这两窑的瓷器尽量模仿越窑和邢窑制瓷工艺,以使在越窑和邢窑衰落以后,宫廷用瓷仍然保持原有的特色。但是“本朝以定州白瓷器有芒,不堪用,遂命汝州造青窑器。故河北唐、邓、耀州悉有之,汝窑为魁;……。”这段文字清晰地表明,尽管耀帅1窑和定窑极力保持宫廷用瓷的规格,但是由于其本身工艺的缺陷,逐渐在汝窑瓷器面前处于下风。以致北宋徐兢《宣和奉使高丽图经》中:“……其余,则越州古秘色,汝州新窑器,大概相类。”略去了耀州窑和定窑瓷器,把汝窑青瓷作为越窑贡窑青瓷的直接继承者。

宋代周焊《清波杂志》中说:“汝窑宫中禁烧,内有玛瑙为釉,为供御拣退,方许出卖,近尤难得”。宋代陆游《老学庵笔记》中说:“:故都时,定窑不入禁中,惟用汝器,以定器有芒也”。由此可见,进入宋代以后,随着贡瓷的发展,汝窑贡瓷逐渐代替了它窑,成为一窑独大。在这种情况下,朝廷若设立官窑,自然应该是在

汝窑。

宋代徐兢《宣和奉使高丽图经》中所讲“越州古秘色”“汝州新窑器”反映的是一种历史发展过程。它不是单纯地显示越窑贡瓷到汝窑贡瓷的过程,而反映的是越窑贡瓷到汝官窑的过程,更为重要的是它显示了汝官窑瓷器与越窑贡瓷间的内在联系。这种联系不是工艺上的,而是文化上的。这是宋代为什么会出现官窑瓷器的一个关键问题。

推荐鉴赏:钧瓷 汝瓷

在这里,所谓越窑贡瓷在唐代,主要体现在中唐的秘色瓷上。而秘色瓷作为贡瓷在历史上虽不能简单地说是最早出现的贡瓷实例,但却是最早被大力渲染的,这是为什么呢?若了解这一点.首先必须弄清中唐时的社会发展,文化体系的发展,也必须弄清秘色瓷在这其中的微妙作用。

中唐时期,爆发了“安史之乱”。虽然叛乱最终被平息,但是社会却陷入了深重的危机。这种危机不只是是唐代社会自身的危机,而且是中国封建社会自秦汉以来发展的整体性危机,因而其深刻程度不言而喻。在这种局面下,封建统治者在加强专制的同时,沉湎于密教修持。1987年法门寺地宫被发掘后。展示了数不尽的佛教宝物。其中相当一部分宝物有十分鲜明的密教色彩。这些宝物中有特殊的佛供养器--茶具,其中便有越窑青瓷茶盏,被称为“秘色瓷”。所谓“秘色”,不是通常我们所认为的秘密的色调,即秘不示人的色调,而是一种特定的秘密的涵义,即秘密教的色调。因为密教的全称为秘密教,因而密教的“密”与秘色瓷的“秘”是相通的。

从另一方面讲,社会陷于危机状态,封建统治者加强专制,必然会对士大夫进行压制,使士大夫沉湎于“隐逸文化”,饮茶则是隐逸文化的方式之一,饮茶还包括欣赏茶具,当时越窑的青瓷茶盏,被陆羽《茶经》评为饮茶的最佳器具。

宋代官窑瓷器的特征


宋代官窑瓷器的特征有这么几个:

胎:北宋官窑胎色紫褐、釉色浅,南宋官窑胎色呈灰黑色、深灰色、紫褐色,均色深,故称“黑胎”,胎质一般较薄,胎质细密。

釉:北宋官窑胎色有月白、粉青、大绿、油灰等色。在当时以月白为上,粉青次之。后世则以粉青为上,月白次之,油灰最下。修内司窑之器因先有汴京官窑所鉴,故出品更佳。釉水下流故口上釉稀薄,而且微露紫色,称其器为紫口铁足,并以此为贵。汴京官窑与修内司窑均有窑变。釉色晶莹,釉面有开片纹,釉斑则以鳝鱼血为上,墨纹次之,光彩辉耀,尤觉奇异。

南宋前期釉较薄、滋润、呈乳浊状,有玉质感,釉色以粉青为主,间有灰青、青黄、蜜蜡等色,通体满釉,史称薄胎薄釉青瓷。南宋后期,釉色与前期相同,而釉层加厚(多次上釉)有的器物釉的厚度超过胎,有垂流釉现象,多用垫并烧造,足端无釉呈深灰或灰褐色,为薄胎厚釉青瓷。

造型:有纸锤瓶、贯耳瓶、瓜棱瓶、筒子渣斗、花盆、香炉、盘、碗、洗子等。

宋代官窑瓷器怎么鉴定?


宋代官窑瓷器怎么鉴定?流传至今的宋代官窑瓷器有碗、盘、碟、盏托、洗、瓶、炉、尊等,样式多种;宋代官窑瓷器并不华丽,釉色单一,很少有纹饰装饰,却又有一种难以言表的端庄肃穆和庙堂之气。是什么样的社会文化诞生了这种无与伦比的宋代官窑瓷器呢?我们从下面三个方面来讨论宋代官窑瓷器的这种内在气质及其不可仿制性。

一、宋代官窑瓷器是历史积淀的产物

在众多的宋代官窑瓷器中,贯耳瓶是出现频率较多的器型,不仅宋代的官窑器有贯耳瓶,宋代五大名窑的其他窑口也有这类器型,其影响所及直到清代都有仿制的贯耳瓶出现。但不同时代的贯耳瓶,在外形上虽然形似,其内在气质却完全不同。

在各大博物馆展出的宋代瓷器中,都可以看到贯耳瓶的身影(北京故宫收藏的宋官窑贯耳瓶,台湾故宫收藏的宋官窑贯耳瓶)。这两件贯耳瓶,其基本造型都是敞口、粗颈、扁腹、高圈足,颈两侧有筒形耳,虽然在器型上略有不同,但都显得古朴庄重。即使是南渡后烧制的官窑贯耳瓶,其基本形状还保留着这种皇室特有的庄重(南宋官窑贯耳瓶)。论者都把这种贯耳瓶称之为仿青铜壶的式样,以示其为文化传承的产物。这种贯耳瓶器型的传承历史和文化内蕴仅仅如此吗?

别林斯基说过“哲学家用三段论法说话,诗人则用形象和图画说话”。我们把宋代贯耳瓶的烧制者比作诗人,那他们创作的贯耳瓶形象究竟要告诉我们什么呢?

我们想强调的是,宋代官窑瓷器的造型艺术本身就是中国传统陶瓷艺术精华的历史积淀,这种积淀不是从青铜器开始的,它有着更为漫长的历史渊源。这种以干净利落的线条勾勒出的厚重丰润的体态,早在新石器时代开始的陶器艺术中就已经得到证实,它的重现是在宋代丰腴的文化土壤中的一次再生。如图中的这件陶器,如果不是嘉兴博物馆的展柜中注明了这是一件良渚文化时期的陶器,谁都可能认为这是一件宋代的陶器。这不是器型的巧合,而是文化因子的传承。只有宋代的文化土壤才能孕育这种看似巧合实为传承的文化现象。宋代的贯耳瓶,以无形的线条映衬厚重的丰润,它所再现的不是人类童年的稚拙,而是中国文化成年的富态,这种富态是以宋代的经济繁荣和文化昌盛为基础的。数千年的传承所积淀的不在于外形的相似,而是器型的内涵。这种内涵,无论是清代的刻意,还是现代仿品的滥情,都难以达到这样的境界。从这点上来说,读懂宋代官窑瓷器所积淀的历史,就能读懂宋代官窑瓷器的真伪。

同时,贯耳瓶线条的浑圆敦厚,是宋人天人合一的思想的淋漓尽致的体现。我们在鉴定古代器物时,常常会说“东西会说话”,也就是说,器物的形象会说话,它会告诉收藏鉴赏者一个真实的世界,这个世界不能简单地看作器物形象的本身,而应该是器物所内蕴的历史文化。宋代理学所阐述的天人相与的命题,是我国哲学发展在宋代的一种创造性的历史积淀,它对有宋一代的文化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毫无疑义,宋代贯耳瓶的造型和线条,也受到了这种哲学思想的影响。器物造型的积淀和文化的积淀是同步的,你仔细观察就会发现看似相似的器型所体现的文化背景不同,比如清代生产的贯耳瓶的线条就是挺直张扬的。(清代乾隆贯耳瓶和清代道光贯耳瓶)

二、宋代官窑瓷器是宋代尚古之风的再现

在众多的宋代官窑瓷器的器型中,熟悉我国礼仪文化的学者都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因为宋代官窑瓷器的造型特征带有明显的上古时期的青铜器的风韵,具有浓郁的庙堂风格。如图7南宋官窑鼎式炉的造型带有明显的西周青铜鼎的特征,而图8南宋官窑觚则有着商代青铜觚的造型特征,这种共同的器型特征反映的是器物所溢满的庙堂之气。

为什么宋代官窑瓷器的造型会和上古时期的青铜器产生强烈的共鸣呢?冯先铭先生说:宋代官窑瓷器“仿商周秦汉古铜及玉器者甚多,显然是受北宋徽宗朝帝王提倡的仿古复古风气影响,这类仿古器皿只能是作为宫廷陈设用品而生产。”同时,除了宋代的尚文复古之风以外,瓷器生产的工艺水平和艺术水准也是相当重要的因素。

在商周时期,相当数量的青铜器是作为礼器出现在重大的祭祀场合和国家礼仪上的,不管这些青铜器的类别和造型特征有多少变化,它的总体风格总有一种庄重肃穆之美,其中还带着些许威严和狞厉。这种因祭祀需要而塑造的审美风格,是青铜器型很为特殊的造型特征。那么为什么这种庄重肃穆的审美风格会出现在相隔千年之后的宋代呢?这和瓷器的发展和成熟有关。汉唐时期,瓷器的发展还不成熟,这不仅表现在瓷器的生产工艺上,以及器物的艺术造型和审美情趣的异同,还因为汉唐之际的瓷器表面的装饰风格和庙堂之需有着一定的距离。汉代工艺上的不成熟,使瓷器还不能达到祭祀的要求,而唐代开放的社会氛围,使唐代艺术充满着奔放外露的艺术风格,这些都造成了汉唐两代瓷器还不能适应皇室需求,还不能满足庙堂的祭祀需要。而到了宋代,瓷器的成就已经到达一个无与伦比的高度,以瓷器替代青铜器作为庙堂重器已经成为可能。这样,在重大的国家礼仪和祭祀场合,瓷器的出场就是十分自然的事情了。为适应这种国家最高礼仪的需要,官窑瓷器的造型特征必然和上古时期青铜器的庄重肃穆的风格相一致,而时代的不同也使青铜礼器的那种狞厉悄然隐去。把握这种和青铜器的风格的承继和异同,是鉴定宋代官窑瓷器的精神所在。南宋官窑鼎式炉和南宋官窑觚虽然已经残缺,但仍不失庙堂之气,这种神韵是仿品难以企及的。把握这种瓷器内蕴的精、气、神,比纠缠于瓷器鉴定的细节更为可靠。问题是这种对精、气、神的把握又恰恰是鉴定瓷器最难以达到的高度。

在我国文物鉴定队伍中,有相当多的人是大师级的文化学者,也有一些是从事器型、标型学的鉴定家,后者往往对文化学者的鉴定功力表示怀疑,似乎不从细节讨论就无从鉴定瓷器的真伪。

这种审美能力的差别是很难用言语来表述的。

美是形象的真理。当一件外形为宋代官窑的瓷器放在鉴赏者面前时,它的形象直观地告诉鉴赏者它有可能是宋代的官窑器,有可能是清代的仿品,甚至是现代的仿品。当要用较短的时間来判断这个形象时,如何来进行正确的定位呢?这时,个人的艺术修养就起到了决定的作用。大师的艺术修养经过长期的文化积累所形成的艺术定势,会对眼前的瓷器作出一个符合逻辑的判断,他能根据形象思维的特征来正确判断瓷器所内蕴的艺术个性。而对于真正的宋代官窑瓷器来说,这种艺术个性是宋代的文化气息和艺术氛围所决定的,它不仅表现在宋代官窑瓷器的造型上,也表现在这件瓷器的线条、釉色和釉面、器物的大小和轻重、器物的工艺特征上,将任何一个因素拆散开来的判断都会形成错误的结论。总之,这种宋代官窑瓷器所特有的艺术个性,是这些所有元素的综合体现。如果没有长期的艺术积累,要对眼前的器物形象作出符合实际的判断,是完全不可能的。

因为,无论是清代的仿品还是现代的仿品,虽然它们在器型、工艺和釉面,甚至装饰纹样上都可以仿制得惟妙惟肖,却不能复制那个时代的文化气息和艺术氛围。因此,这种长期艺术修养所孕育的对艺术品的直觉而产生的形象判断能力,不是一个缺乏艺术修养的人所能达到的高度。

宋代官窑瓷器所内蕴的尚古之风和庙堂之气,是所有仿品难以企及的高度。从这点上来说,文化学者的判断往往强于普通的鉴定者。

三、宋代官窑瓷器是宋代文人意蕴的图像

宋代是一个崇尚艺术的时代,一个不合格的皇帝却以艺术大师的资质指点着宋代艺术的走向。以赵构为首的艺术群体,他们的审美选择和审美取向决定了宋代官窑瓷器在古朴端庄之余,追求一种宁静淡雅的意境,这种意境充分体现在宋代官窑瓷器的造型上。北宋官窑洗的造型反映了宋代官窑匠的匠心独运。没有夸张,没有喧闹,没有多余,多一分则嫌满,少一分则嫌不足,一个在案头经常把玩、时时观赏的瓷洗,带给主人的是一种生活的淡定和诗意的闲暇。也许正是这种宁静致远导致了宋代的文化不能适应金戈铁马的血腥风雨,徽钦两帝的北狩也就命中注定了。了解宋代官窑瓷器的这种意蕴,就会对俗不可耐的历代仿品有一种天然的排斥,这也是鉴定宋代官窑瓷器真伪的最高境界。

对于宋代官窑瓷器有何纹饰的讨论,因出土瓷器上纹饰的出现而平息。图11是收藏在故宫的北宋官窑弦纹瓶,顾名思义这就是一件带有纹饰的官窑瓶子。南宋官窑莲瓣纹碗、南宋官窑鸭形器和南宋官窑器盖都是出土于杭州的南宋官窑瓷器,在这样几件传世品和出土器面前,恐怕没有人再会说有宋一代的官窑瓷器是没有纹饰的。这些纹饰都有共同的特征,而这些特征又是宋代的艺术氛围和工艺技术所决定的。首先,这些纹饰都采用了模印工艺或贴花工艺,这类工艺在宋代的瓷器制作中已经十分成熟,不要说满足皇家需要的官窑瓷器,即使在民間广泛流行的磁州窑瓷器也运用了这类工艺的成就,也达到了令人惊叹的高度。而这种似隐似现的纹饰表现工艺,不在于绘图技法的娴熟,也不在于纹饰布局的流畅,而在于表现的朦胧和含蓄。这些纹饰都出现在釉下,不是用色彩而是用线条来丰富纹饰所表现的内涵,因此,这种表现手法是宋代文化在陶瓷工艺上的延伸。

宋代是一个崇文偃武的时代,整个有宋一代,文人的环境是我国历代最为顺畅的时代。他们没有廷杖的威胁和文字狱的恐惧,即使受到冤屈,也会绝处逢生。这种宽松的政治环境,给宋代文人造就了一个宽适和闲暇的环境。所以,宋代文人的散淡是真实的,它远远真实于魏晋时期七子所谓的肆意酣畅,因为那是他们避免政治高压的伪装。而宋人的这种真实的生活必然反映在宋代的艺术作品上。因此,陶瓷这种形象艺术的突出象征往往就以含蓄作为自己意境的主要表现手法,釉下纹饰装饰工艺的盛行也就是自然的事情了。

陈万里先生在评介宋代官窑青瓷时说其“釉色厚润莹亮”,其器型的和顺、线条的柔和、釉色的晶莹单一和纹饰的朦胧,达到了和谐统一的状态。如果没有厚润的釉层,印花的纹饰就不会朦胧,器物的线条就遮盖不住修胎的张扬,只有厚润莹亮的釉色才能衬托出宋代官窑瓷器的端庄和气度不凡。若不能把握这种和谐统一,对于宋代官窑瓷器的鉴定就只能就事论事,作一个匠人式的摸象,而不能像文化大家那样把握事物的本质,从形象本身来体悟艺术的真谛。

宋代官窑瓷器的开片也是征服收藏家的一个艺术因素。开片是瓷器表面最难控制的一种缺陷,但当人们改变审美情趣,把这种瓷器特有的现象以缺陷美的观念来观赏时,开片就成了美的象征。图9北宋官窑洗上的开片就是宋代官窑瓷器开片的典型。大多数宋代官窑瓷器的开片是大范围的大开片杂以局部区域的小开片,这种特殊现象是鉴定宋代官窑瓷器的一个参照因素。我们不知道宋代为何能烧出这种奇妙的纹路,开片为何在瓷器表面能产生这种大小参差区域間隔的现象?究竟是宋代瓷人的刻意追求,还是无意之中的天工巧合,我们无从得知。但是,它所表现的宋代文人的心胸和宋代文化的度量,却是再恰当不过了。

宋代官窑瓷器的美是客观存在的,它以自己特有的魅力征服了很多陶瓷爱好者,而对宋代官窑瓷器艺术之美的欣赏,却又因各人的艺术修养不同而不同,这不仅阻碍了对宋代官窑瓷器的鉴赏,还制约了在最大程度上对宋代官窑瓷器的认知。那种抛开器物艺术之美而讨论器物的鉴定,是不能从审美本质上来认知宋代官窑瓷器的真伪的,而且要做到从文化和艺术的双重角度来鉴定宋代的官窑瓷器则非一日之功,需要长年累月的文化积累和艺术熏陶。

希望更多的有识之士以自己的文化积累和艺术修养来认识更多的出土和传世的宋代官窑和其他窑口的瓷器。

宋代瓷器咋鉴别 宋代瓷器收藏价值


昨日,由本报推出的《城晚鉴宝》栏目的第4期圆满结束,本期邀请吉林省文物专家孙树林进行鉴定。在昨日的鉴宝活动中,依然是瓷器占主角,大家所拿来的瓷器,多数鉴定为明末清初的瓷器,其中一些读者拿来的瓷器,自认为是宋代瓷器,然而经过专家鉴定却发现不是。对此,专家现场教了大家如何鉴别宋代瓷器。

专家从纹路上介绍宋代瓷器

昨日,读者赵洪德拿来了一个造型特殊的瓷瓶,绿色的陶釉,看起来很漂亮。

然而经过专家孙树林查看,发现这个陶器并不是宋代的,而是明末清初的。那究竟为啥不是呢?孙树林说,首先从造型上看不是,另外在落款及瓷瓶底部的工艺上看也不是,属于是仿宋代的瓷器。孙树林表示,宋代陶瓷史家通常将陶瓷窑大致概括为6个瓷窑系,它们分别是:北方地区的定窑系、耀州窑系、钧窑系和磁州窑系;南方地区的龙泉青瓷系和景德镇的青白瓷系。从纹饰上讲,宋瓷的纹饰题材表现手法都极为丰富独特。一般情况下,龙、凤、鹿、鹤、游鱼、花鸟、婴戏、山水景色等常作为主体纹饰设计在瓷器上。

专家提醒:收藏玉器不看年代看玉质

昨日,有几位读者拿来了玉器让专家进行鉴定。其中一块玉石,读者顾本祥认为是和田玉,然而,经过专家鉴定发现并不是。经过交流,读者顾本祥认为,这是一块金代的玉石,应该也值一些价钱。对此,专家孙树林表示,许多玉石的收藏,并不要查看年代,要看玉石的质量,看看是不是上成的玉石,因为收藏品无论到任何一个年代,都要看制作工艺及材质,这才能作为收藏的一个标准。

同时,专家孙树林也提醒,想要查看收藏玉器是否有材质一定要到专业的部门进行鉴定,看看玉器的材质,确定了材质之后再进行收藏,能够起到保值的作用。另外还要提高警惕,市场上还有很多染色的玉器

官瓷是宋代五大名窑瓷器之一。以传世作品少,令人惊叹的纹裂美著称。传宋徽宗因不满于当时现有贡御瓷器的瑕疵和缺陷,按照自己的设计、亲自指挥烧制和创制的巅峰之瓷,其不仅是我国陶瓷史上第一个由朝廷独资投建的“国有”窑口,也是第一个被皇帝个人垄断的瓷器种类。

开片本是由于坯釉结合不好而导致釉面开裂的弊病。但北宋官窑瓷却慧眼识珠,利用这一陶瓷缺陷开创了著名的纹片釉,同时利用其独特的坯釉配方,施釉方法和烧成技术,创造出“金丝铁线”、“紫口铁足”这些不是装饰的装饰。严格地说,这些人们不能完全控制和设计的效果不能称做装饰手法,它是一种材质之美,是一种本质的美。

宋代官窑瓷分北宋官窑和南宋官窑两个部分。北宋官窑瓷出现在北宋徽宗后期,南宋人顾文荐《负暄杂录》记载,“宣、政间京师自置窑烧造,名曰官窑。”“宣、政间”是指宋徽宗政和至宣和15年间,当时,宋徽宗不但在汝州征烧青瓷,而且在京城又置窑烧瓷。说明宋徽宗对青瓷的强烈爱好。北宋官窑的窑址在当时的都城汴京(今开封),然而由于历史上黄河几经改道和水灾,宋汴京已淹没于6米深处的泥沙之下,地面没有任何遗迹可找,考古发掘很难进行,因此,北宋官窑的窑址始终没有找到。北宋官窑当时专供宫廷使用,产量少、烧造时间又短,故而传世品也少,至今考古界也有人否定它的存在。但从现存的传世官窑器来看,它有自身的特点。器物有碗、瓶、洗等,采用支钉撑烧,青釉色泽较淡,器身开有纵横交错的大块纹片,胎骨由含铁量较高的瓷土制作,所以胎呈紫黑色,足部不上釉,铁骨外露,不同于同时期的其他青釉瓷器。

公元1127年,宋室南迁建都临安(今杭州)后,为了满足宫廷的用瓷需要,先后在杭州建立了修内司官窑和郊坛下官窑。据宋叶寘《坦斋笔衡》记载:“中兴渡江……袭故京遗制,置窑于修内司,造青器,名内窑。澄泥为范,极其精致,釉色莹沏,为世所珍,后郊坛下别立新窑,亦名官窑。”清代陈浏在《陶雅》中赞美道:“宋官窑者绝不经见。世人罕能识之者。”

花觚撇口,长方颈,鼓腹,高胫,近底处外撇,通体施青釉 此瓶釉面肥厚润泽,闪现一种酥油般光泽,具有独特的艺术魅力。在造型上也颇具特色,器身于稳重端庄中以凹凸变化的弦纹线条突出其精巧。

方尊方形,口,肩上对角各饰一兽耳,衔环,腹下部饰弦纹,此尊仿汉代铜器式样,线条简洁雅致,凸起的弦纹改变了造型的单调感,增强了器物的装饰性。釉色给人以凝厚深沉的玉质美感,是宋代官窑瓷器的代表作品。

宋代官窑瓷器主要为素面,既无华美的雕饰,又无艳彩涂绘,最多使用凹凸直棱和弦纹为饰。釉面纹片粼粼,愈显高洁古雅。釉色以粉青为主。釉面开片本因釉与胎的收缩率不一致,冷却时形成一种釉裂胎不裂的现象,古代工匠巧妙地利用错落有致的开片,顺其自然,形成一种妙趣天成的装饰釉。这种装饰主要出现在宋代官窑、哥窑、汝窑青瓷表面。或称“开片”、“龟裂”。

此方尊和花觚虽然器型不同,但是我们在鉴定中仍然界定为一对,原因有四:1,两个器物的口径相同 2,两个器物的底径相同 3,两个器物器身都有弦纹的特征 4,两个器物发出的光泽完全一致,都是发出那种温润的酥油光。所以,我们认为应该出自一位制瓷大师之手, 并且此对官窑瓷器站在一起,像是一对恩爱的伴侣,在深情的凝视对方,携手并进,从历史的烟云中走入我们的视野,向我们诉说着时代的变迁,但它们一直未变,同心亦同行。

宋官窑瓷器存世量极少,当时烧造时间极短,收藏爱好者一生能得见一件亦是幸事,所以此对宋官窑瓷器具有极高的收藏价值和投资空间。

南宋官窑的产品造型端巧,线条挺健,釉色有粉青、月白、油灰和米黄等多种,以粉青为上,浑厚滋润,如玉似冰。釉面布满纹片,纹片形态有冰裂纹、流水纹、鱼子纹、百圾碎等,以冰裂鳝血为上,梅花片墨纹次之。瓷器底部为铁褐色,上部隐呈紫色,称为“紫口铁足”。典型的官窑珍品,坯体的厚度仅为釉层的三分之一左右。釉层中还攒聚着无数微小如珠的气泡,行家称之为“聚沫攒珠”。这一特征也是今天我们用来鉴定宋官瓷真伪的方法之一。当时的器形以生活实用器为多,如碗、盘、杯、碟、洗、壶等,还有部分陈设瓷,如仿青铜器的香炉、尊、觚、琮式瓶等,器物造型优美,具有典雅秀美的风范。

宋代瓷器的价值和市场行情

宋代官窑瓷器带给人以含蓄、沉静、温和、清逸、高雅的美感,这种独特的意蕴是我国中古时期特定的思想文化的产物,一件小小的瓷器与宋代的一首词、一幅山水相比,是同等地位的东方艺术的最杰出的代表,而它是通过色彩和质感来表现的,因此更抽象。宋代官窑瓷器的价值主要在此。

宋代五大名窑“官、哥、汝、定、钧”之一的官窑古瓷,在近几年的拍卖市场中表现不俗,价位一直在往高处走。2004年6月28日,一件直径8.4厘米的宋官窑圆形洗以264000元成交;2005年8月13日。一件高9.8厘米的宋官窑贯耳瓶以638000元成交;2005年12月12日北京翰海一件宋官窑花口盘以5280000元成交。2008年4月,香港苏富比中国瓷器及工艺品春季拍卖中,一件“南宋官窑粉青釉纸槌瓶”以6753万港元成交,创下当时的宋瓷世界拍卖纪录。

据广州隆盛市场部刘总介绍:“宋代名瓷数量稀少,民间收藏品多沉淀在大藏家手里,再现机率不大,而且流通的周期也随着流通量的递减而加长,可谓进入了可遇不可求的阶段,毫无疑问是国际艺术品拍卖市场上最引人注目的藏项之一。同时也是全世界各大博物馆及收藏家所追求的终极目标,其价格上升空间是不可估量的”。

宋代官窑瓷器收藏价值


官瓷是中国陶瓷艺术高超技艺的标志,其中,宋代的官窑瓷器在陶瓷史上的地位也是后世难以企及的。宋代的官窑瓷器有北宋官窑和南宋官窑之分。虽然宋代瓷器中官窑瓷器只占极少数,但是其高超的烧造技艺和不朽的艺术价值,至今仍是中华民族珍贵的文化遗产。

宋代有五大名窑:汝窑、官窑、哥窑、定窑、钧窑,其中“汝、官、哥、钧”为官窑,“定”为民窑。官窑与民窑在经营性质上是有根本差别的,“民窑”属于生产性商品,如北方的磁州窑,南方的景德镇窑等,可以相互模仿和竞争,故能迅速发展成各种瓷窑系统;但是,“官窑”属于非商品性的保守生产,不能有创新和个性化制作,需要根据宫中要求来烧制与停工,所以很难形成系统。

为了满足宫廷的需求,宋代官窑瓷器的烧制,需经过严格地挑选,优良者送入宫中,次品打碎集中掩埋,以防残片流散。所以,宋代官窑瓷器对制作流程、工艺、保密性等都有很高的要求。

北宋汴京官窑的青瓷,在工艺、釉色和形态上都与汝窑有相似之处,釉色有淡青色、粉青色、灰青色多种色调,釉质莹亮润泽,满釉裹足支烧。

南宋官窑是北宋汴京官窑的延续,南宋早期的青瓷产品,为薄胎薄釉青瓷,胎薄质细,釉色以粉青色为主,兼具青灰色、青黄色和炒米黄等色调;南宋后期的官窑青瓷追求玉石质感,所以采用厚釉工艺,制出薄胎厚釉青瓷,釉质如玉石般的晶莹润泽,尤为奇妙。

如今,北宋官窑和南宋官窑在世界上都极为罕见,这和当时宋代官窑瓷器私密性生产有很大关系,所以导致了流传下来的珍品稀少,较多的都是仿制品。因此,下面为大家介绍几个宋代官窑瓷器的特点,以便大家能更好地辨别。

在釉质方面,宋代官窑瓷器釉质厚重,光彩油酥,有玉质手感。釉下的气泡大而亮,并密集累积;釉色以粉青、天青、炒米黄等居多;清雍的仿宋官窑瓷器釉层较薄,釉下气泡小而疏,有的釉色接近亮白色,与青色相差甚远。

在纹片方面,宋代官窑器的纹片有大小开片,大开片纹痕长而壮,小开片的瓷器也不乏有几条较长较粗的纹痕;纹痕颜色以鳝血、鱼籽黄、墨色居多。雍正仿宋官窑器以小开片居多,纹痕粗细大体相差不大,纹痕颜色比较单调,基本为黑色或浅黑色。

在底足方面,宋代官窑瓷器有和足根露胎垫烧和满釉裹足支烧两种,前者足根露胎为铁足,足部修胎较粗糙,底部无款识,后者器底有支钉痕。

宋代官窑


北宋官窑至今没有找到窑址,文献记载也很少,从故宫博物院所藏传世品看,被认为是北宋官窑的这批瓷器的胎子是紫黑色的,施釉很厚,莹润如堆脂,粉青或天青色,开稀疏的大纹片。施釉后略有流淌,口部等釉薄的地方隐约露出胎色。因此,紫口是北宋官窑一大特点;裹足支烧、器底有芝麻钉痕迹是另一大特点。

官窑和汝窑一样,以釉色为美,没有纹饰,立器只有凹下或凸起的弦纹或边楞。器型种类较少,除了盘、葵口洗以外,多仿古青铜器的造型,如长颈瓶、贯耳瓶、贯耳尊、兽耳炉等。宋室南迁后,在临安(今杭州)建都。从己出土的大量瓷片看,南宋官窑瓷器的胎子呈深灰、灰褐、灰黄等色。胎有薄厚两种,即胎厚釉薄的和胎薄釉厚的。釉厚的瓷片从断面可看出施釉痕迹,一层一层很清晰。釉子温润似玉,也有比较光亮的。釉色有粉青、天青、灰青等,开比较细碎的纹片。南宋官窑既有裹足支烧的,也有垫烧的,器底大而薄的往往采用支烧与垫烧共用的方法来保证质量。

官窑六棱花口洗 宋

官窑专门为宫廷制作瓷器,所以制品大多异常精美,入品也是出自宋代官窑。釉胎均薄,呈六棱花形,釉为粉青色,是当时的上上品,器内及底部布满开片纹,层层叠叠,釉面光滑。官窑莲瓣碗 南 宋 12.3*3.5厘米

估 价:RMB120000一160000

敞口,广腹,圈足。碗身呈莲瓣状,造型别致釉色温润,有细碎的纹片。 官窑碗托 南宋 15X2·8厘米

估 价:RMB2O0000一300000

唇口折腰大圈足,内心凸起一周。胎厚重色深,通体施釉较厚,开大而稀疏的纹片。官窑琮式瓶 宋 高19·5厘米

此器的形制是仿古玉器"琮"而成,圆口方体,器外壁自下而上分为5节,造型端庄通体施青釉,釉质浑厚滋润,釉面二有许多细小纹片。

如何鉴赏宋代官窑瓷器?


如何鉴赏宋代官窑瓷器?在多年的收藏经历中,郝玉珑对宋代官窑瓷器也是非常喜爱,对于宋代官窑瓷器他也有较为系统的研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他特意把自己总结的宋代官窑辨析窍门介绍给广大藏友:

宋代官窑分北宋官窑(汴梁窑、旧官窑)和南宋官窑(杭州窑为新窑),南宋官窑又有修内司和郊坛下先后两窑。

北宋宋徽宗在汴京自置窑烧造瓷器。可惜为时不久,出品不多,宋室南迁致使官窑毁于金人之手。以后南宋又在修内司即今杭州凤凰山下建窑烧瓷。完全承袭官窑的遗制,故亦称官窑,又称修内司窑或简称内窑、新窑。其后南宋又在凤凰山的郊坛下另立新窑称郊坛下窑。至今汴京官窑与修内司窑均未发现窑址。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考古人员找到并发掘了位于杭州市凤凰山麓乌龟山的郊坛下官窑。发现了一些瓷片、窑具和残器。现见到的官窑器都是传世品。根据文献记载与发掘资料及传世品综合官窑器物的特征有这么几个:

胎:北宋官窑胎色紫褐、釉色浅,南宋官窑胎色呈灰黑色、深灰色、紫褐色,均色深,故称“黑胎”,胎质一般较薄,胎质细密。

釉:北宋官窑胎色有月白、粉青、大绿、油灰等色。在当时以月白为上,粉青次之。后世则以粉青为上,月白次之,油灰最下。修内司窑之器因先有汴京官窑所鉴,故出品更佳。釉水下流故口上釉稀薄,而且微露紫色,称其器为紫口铁足,并以此为贵。汴京官窑与修内司窑均有窑变。釉色晶莹,釉面有开片纹,釉斑则以鳝鱼血为上,墨纹次之,光彩辉耀,尤觉奇异。

南宋前期釉较薄、滋润、呈乳浊状,有玉质感,釉色以粉青为主,间有灰青、青黄、蜜蜡等色,通体满釉,史称薄胎薄釉青瓷。南宋后期,釉色与前期相同,而釉层加厚(多次上釉)有的器物釉的厚度超过胎,有垂流釉现象,多用垫并烧造,足端无釉呈深灰或灰褐色,为薄胎厚釉青瓷。

造型:有纸锤瓶、贯耳瓶、瓜棱瓶、筒子渣斗、花盆、香炉、盘、碗、洗子等。

成化官窑瓷器的鉴别要点


成化瓷器是明代瓷器烧造史上的一个亮点,特别是一件大明成化斗彩鸡缸杯在2014年香港苏富比中国瓷器拍卖会上一站成名,成交价格高达2.8124亿港元,又一次刷新了成化官窑瓷器的最高拍卖记录。对于大多数收藏爱好者来说,明代成化官窑瓷器是可望不可即的,但是这也并不影响大家对成化瓷器的关注热情。下面请诸位藏友跟随,一起来看一看鉴别明代成化官窑瓷器的几个要点。

1.看款识

明代成化官窑瓷器款识一共可分为两种:“大明成化年制”六字款和“天字款”两种,如果是“成化年制”款的话,那么就一定是赝品。并且统一都是楷书款,没有篆书款。大部分成化官窑瓷器的落款都是在器物底部,年款体式以青花楷书“大明成化年制”六字双行款围以青花双重圆圈或双重方框为主,也有很少一部分没有边框。题款书风庄重,运笔刚劲,笔划肥宽,因此有“成化款肥”之说。字体轻松,显得稚气,款识蓝本好像皆出自一人之手,很难仿制。“清三代”时期仿造过天字罐,款识字体相对成化天字罐来说显得十分轻浮。

2.看胎釉

明代成化官窑瓷器胎质光洁通透、细腻紧致;胎体轻盈细薄,对着阳光视之,呈牙黄色或者是肉红色;釉色稍微泛青,釉质厚润饱满,如同孩童的肌肤,手感相当好,这是成化官窑瓷器特有的风格,为鉴别明代成化官窑提供了重要依据。

3.看纹饰

明代成化瓷器的画工精美,图案题材丰富多样,纹饰线条流畅细致,主要采用双线勾勒填色法。填色比较浅淡,将青花优雅飘逸的风骨体现得淋漓尽致。明代成化年间,瓷器色彩搭配以平涂为主,故而画面缺乏立体层次感,因此民间有“成窑一件衣”的说法。

4.看彩料

明代成化瓷器颜色清新雅致,耐人寻味。彩料颜色极为丰富,包括红似血的鲜红色;微微泛绿的鹅黄色;微微泛红的杏黄色;微微泛黄的水绿色;浓而黯淡的姹紫色等等。其中,姹紫色最为特别,后世难以仿制,可以说是明代成化瓷器的一个重要特征。

陶瓷知识频道为陶瓷网重要内容组成部分,我们精选的《鉴别宋代官窑瓷器》内容由编辑撰写而成,希望您对我们的《鉴别宋代官窑瓷器》一文感到满意,如需浏览更多专题请访问:宋代官窑瓷器鉴别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