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陶瓷信息网网站!
网站首页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期货 > 瓷器鉴别 > 古代瓷器壶 > 导航 >

段泥梅花壶

段泥梅花壶

古代瓷器壶 古代梅花瓷器 大球泥瓷器鉴别

2021-03-25

【www.taoci52.com - 古代瓷器壶】

在中国的工艺美术中,雕刻是一道极其绚烂的光。几乎所有的材质和器物,都被这道艳光照耀。许多时候,因了这雕刻,器物和材质的优劣好坏,反而变得不再重要。重要的是工艺家的情感与思想,重塑了器物,令器物脱胎换骨,有了灵魂。其绰约风姿,仿佛是有温度和香气的,令人销魂。以刀代笔的刻,是中国书画艺术的延伸和洇化。它不仅具备了中国书画的笔墨情趣和高雅意境,就其爽利、硬朗、果断的刀风,更是软笔所不能抵达的境界。

紫砂器铭刻,古已有之。此风当代尤甚。众所周知,紫砂壶有光货、花货和筋纹类之分。雕刻往往施之于光货。本来受宠于文人的紫砂壶,因了铭刻,变得更加文人了。紫砂壶刻不易,要求刻者有较深中国画功底,深谙中国书画的笔墨意趣。非但如此,刻者还不能太过随心所欲,必须要充分尊重原绘画的风格,通过自己的再创作,扬原作之长,避原作之短。当然,刻者的高超技艺,便也在这种尊重和扬避中鲜明地传达出来。这与改编自文学名著的优秀电影是一样的道理。

沈觉初是沪上大名鼎鼎的画家,与刘海粟、王个簃、谢稚柳、唐云、来楚生、单晓天、方去疾等齐名,合称海上书画篆刻八大家。同时,他还是一位竹刻和紫砂壶刻大师。他的刀刻作品,遍及紫砂壶、扇骨、臂搁、笔筒、砚台、砚木盖等。以刀代笔,挥洒自如,一派大家风范。当代壶刻,宜兴有任淦庭,上海便是沈觉初了。沪上著名书画家所作书画的紫砂名壶,其壶刻几乎都出于沈老之手。如此人物,捉刀“雕虫”,也许是大材小用。但是,雕虫雕龙,孰高孰低,许多时候真也说不清。在江湖上,沈觉初的刻名,要远大于他的画名。至少对于紫砂业而言,有无沈觉初,并非无足轻重。沈觉初是位长寿老人,一生刻壶无数。据说他90岁那年,还一下子刻了80把梅花壶。沈觉老画梅,本是一绝。因此他刻梅花壶,不打画稿,直接刻梅于壶上。刀笔老辣,游刃有余。所刻梅花或繁枝密蕊,或秀雅含羞。朵朵有神,却各不相同。万般风情,令人击节。

上海警官朱明清兄,竹刻藏品颇丰。嘉定竹刻博物馆编印的图录中有十多件古今精品,都是他的收藏。去年去他的翥云轩观赏竹刻,却意外发现一把沈觉初所刻紫砂壶,不禁垂涎。

明清兄豪放之士,爽快地将这把段泥梅花壶见让。壶为沈觉初89岁时所刻,底有“沈觉初刻,时年八十九”字样。刀笔略显颤巍,却筋骨老到。壶身刻梅花数枝,疏影横斜,苍劲灵动,似有暗香隐约,正是沈觉老刀笔。也许这把梅花壶,正是那80把之一也未可知。

taoci52.com精选阅读

青花玲珑盒 朵朵梅花藏玄机


青花玲珑盒

一位相交甚好的藏友从国外出差回来,说他在国外的古玩市场里淘回一件好宝贝,让我有空过去瞧瞧,我迫不及待地想要欣赏他淘回来的宝贝。藏友捧出一个锦盒,这只小盒高为6厘米,外径为8厘米,盒体上以六芒星的图形为底,配以朵朵梅花为点缀,盒盖上是同样的图案,五朵梅花像五片花瓣一样围绕在盖顶周围,组成了一朵大梅花。再仔细观之,盒身的梅花竟然暗藏玄机,每朵梅花的花心和花瓣处都有一个透亮的小圆点,这原来是只青花玲珑盒。

藏友介绍说,玲珑瓷起源于宋代,当时的景德镇瓷器中有一种叫熏炉的产品,炉盖采用镂空装饰,在烧成过程中,由于釉料的高温流动性好,加之烧成温度往往控制不严,常使窑内温度过高,从而使釉料熔融后流动而将炉盖上的孔洞填平,出窑后对光一照,光亮透明。这种偶然的产品缺陷却使工匠们大受启发,开始研制玲珑瓷器,到明代永乐年间瓷工们已经能成功烧制出晶莹剔透的玲珑瓷器了。而玲珑与青花的结合,是在明中期,到清乾隆时期青花玲珑瓷进入鼎盛阶段。这只青花玲珑盒为明代民窑青花,能保留原配盒盖已很少见,再加上梅花瓣玲珑瓷工艺,风韵独具,是难得的收藏珍品。

他把小盒放在灯光下,玲珑处碧绿透亮,和淡雅青翠的青花花纹相映成趣,小盒釉面白里泛青,料色青翠欲滴,釉中有釉,花里藏花,玲珑和青花两者结合得天衣无缝,果真是一件艺术佳品。

我欣赏良久总觉不过瘾,索性拍了几张照片保存下来,等空闲时刻,也能打开电脑,慢慢欣赏一番。如此好的宝贝,虽不是自己的物件,但能欣赏到也是收藏的一种快乐。

雍正黄地珐琅彩梅花纹碗


收藏机构: 故宫博物院

大小尺寸: 高6.2cm,口径12cm,足径4.6cm

生产时代: 雍正

生产窑口或产地: 景德镇窑

品种: 珐琅彩

陶瓷造型: 碗

说 明: 清雍正

碗口微外撇,弧壁,圈足。内壁白釉无纹饰。外壁施黄彩地,纯净无瑕,上绘梅花一株,虬枝横斜,红、白两色梅花娇美艳丽,一侧题五言诗:“只言花是雪,不悟有香来。”诗句上首署篆印“先春”一方,下首有“寿古”、“香清”二印。底足内蓝料彩楷书“雍正年制”四字款。

珐琅彩瓷自清康熙晚期创烧后一直被视为名贵的宫廷御用瓷器,深受历代皇帝的珍爱。雍正时,珐琅彩瓷的烧制更为皇帝重视,烧制时往往要秉承御旨,在怡亲王的主持下,分别于清宫造办处、圆明园造办处及怡亲王府三处设窑烧制。其绘画多出于清宫如意馆画师之手,精妙绝伦,形成了融诗、书、画为一体的艺术风格,使珐琅彩工艺达到了历史的高峰。

此碗仍沿用了康熙珐琅彩的色地装饰手法,与绘画相结合,设色艳丽,绘画精细。

“货卖识家”带来的一段佳话


北宋耀州窑双鹅戏鱼莲池盏

北宋耀州窑双鹅戏鱼莲池盏(底部)

藏友求鉴:上个周日上午我到西大现代学院看望一位朋友,在学校门口巧遇熟人徐天武,他热情地迎上来说,真是没想到在这里相遇,他正准备给我打电话呢。几年前他从一位老先生手里收藏了一件北宋耀州窑双鹅戏鱼莲池盏,十分罕见,让我这会若没事的话去他家里看看。我满口答应。

持宝人:徐天武

收藏主项:陶瓷

藏品名称:北宋耀州窑双鹅戏鱼莲池盏

藏家感言:想收藏到上好的藏品,就看朋友圈里你的人脉好不好。经常和高手过招,你也会成为高手。想好的,做好的,你就会得好的。收藏如此,做人更是如此。

鉴宝专家:王学武

专家点评:这件盏直径15.8厘米,通高5.2厘米,足径4.5厘米,为瓷质,广口,斜收腹,圈足,印花,印工清晰,壁较厚,橄榄绿釉色滋润,釉水一流,锃明光亮,瓷盏胎质紧密,胎色较灰,圈足外有施釉时的手掐痕,圈足内有少量垫砂,修足露胎处,呈氧化铁析出之褐色,自然老旧明显。该盏整体造型规整,釉色清秀美丽,令人爱不释手。该盏图案设计迎合唐骆宾王《咏鹅》诗境,盏内绘双鹅游水嬉鱼的生动画面。“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 “浮”和“拨”两个动词生动地表现了鹅游水嬉戏的姿态。再看该盏:双鹅的红掌拨在清水绿波之上,一只白鹅翅膀向后,微微展开,引颈高歌,红掌恰巧蹬在身后的莲杆上,带动着莲叶摇曳,婀娜多姿;双鹅游逸戏水,冲动着莲蓬、角叶、花蕾个个弯曲;搅动的湖水上下翻动,鱼儿纷纷跳出水面;另一只白鹅则侧身回首张望,悠然得意的寻觅着瞬间跳起的鱼儿;两只白鹅互相映衬,构成一幅美丽的“白鹅莲池嬉鱼图”,双荷大叶,一仰一合,双鱼游戈,一上一下;图案刻画生动自然,一幅和谐美好的田园风光,农家鱼禾丰收的景象。更特殊还在于:该盏的双层印工工艺,在“双鹅戏鱼图”的上面一周,还引绘有一圈连枝荷叶纹,随风而动,上下翻卷,寓意莲池的天园广阔,丰收在望。该盏“诗配画,画配诗”,是北宋耀州窑难得一遇的特色题材,具有极高的收藏观赏价值。

藏品来历:藏家徐天武是江苏徐州人,常年居住工作在西安,待人诚恳。因为公司业务关系,他常年往返于香港西安之间。徐先生从小喜欢各类艺术,吹拉弹唱样样精通。在徐先生的居室笔者见到他的瓷器及杂项收藏,竟多达百十余件!谈起眼前这件北宋耀州窑双鹅戏鱼莲池盏的收藏来历,徐先生一脸的淡定。

徐先生说,那是前几年到广州开行业年会时,听朋友说有人从香港那边带来一件耀州窑的瓷盏,要价很高。徐先生带着好奇心,与朋友一同前往想看个究竟。跟着朋友开车走了好一阵,又拐进了一个小镇,在一处大宅门前停下来,按下门铃,先引来一阵犬吠声,佣人开门后,主人已经站在花园台阶上迎候了。落座后,朋友介绍主人是早年一位著名爱国华侨之子,喜好中国古代艺术珍品,经常从国外抢救征集回一些珍贵文物。朋友又介绍徐先生是专门收集耀州窑的藏家,收有不少耀州窑的珍品。主人拿出一件从国外买回来的北宋耀州窑盏。徐先生因为多年收藏耀州窑藏品,故而东西见的多了,一般东西他都看不上眼。当主人捧出这件耀州窑双鹅戏鱼莲池盏时,徐先生惊得站了起来,眼睛都直了。单看釉色光亮如新,就吸引人的眼球。再看里面的印花图案,他从来没有见过,激动地连声叫好!因为双方都是内行,主人深深佩服徐先生对耀州窑的钻研和理解,他也愿意“货卖识家”,给了个几乎是买进的价格,徐先生激动地满口答应。后来,两人成为了令人羡慕的“忘年交”,在圈子里传为佳话。

赵炎和他的紫泥公社


北京紫砂艺术馆馆长赵炎

砂与壶结缘,紫砂壶便成为壶中群芳之冠,紫砂壶与文人结缘,紫砂壶便更添独特的文化艺术气息,构成历史上一道独特的紫砂文化风景线。

紫砂壶的古厚纯朴、不媚不俗似乎天生就是在倾诉着文人的品格。其实,还不尽然。“不止是文人,简洁、大方、古朴、内敛、沉稳、厚重、包容、和谐,紫砂的这些品格更应该是咱们国人的品格。”赵炎的话语中透着对紫砂文化的虔诚和宣扬紫砂文化的信心。

有人说赵炎是个地地道道的紫砂壶痴迷者,也有人说他是紫砂壶收藏家,还有人称之为当代宣扬紫砂文化的“紫砂第一人”,而在宜兴市陶瓷行业协会会长史俊棠眼里,赵炎分明是一个宣扬紫砂文化的虔诚布道者。

公社,《现代汉语词典》是这么解释的:“它是原始社会中人们共同生产、共同消费的一种结合形式,如氏族公社等,也是无产阶级政权的一种形式,如法国1871年的巴黎公社、我国1927年的广州公社。”而上世纪60年代,当我走出校门回乡务农,自己也就置身于农村“一大二公”的人民公社,“文革”期间,学校的红卫兵组织也一夜冒出许多带着革命色彩的××公社。

时移世变,公社的概念已在人们的头脑中逐渐淡去,谁料想,山东小伙子赵炎,玩了几年宜兴的紫砂壶,竟别出心裁地在北京注册了一家“紫泥公社”,真好玩。

宜兴紫砂,始于北宋,盛于明清,繁荣于当今。说它始于北宋,是因为漫长的制陶历史,使独树一帜的宜兴陶器,门类逐渐齐全,品种逐渐增多。勤劳聪明的陶工,在大量的制陶原料炼制中,发现了独特的、十分细腻的紫砂泥,可用来制作精细耐用的案头日用器皿,如水壶、茶盏等等。苏东坡“松风竹炉、提壶相呼”中的壶,想必就是选用紫砂泥做成的,当时尚未兴散茶冲泡,大概也只能派煮水的用场。而梅尧臣所说“紫泥新品泛春华”中的紫泥,应该就是紫泥所做,用来喝茶的碗、盏之类。说它盛于明清,则是因为明朝中晚期的饮茶方式已由饼茶烹煮改为散茶冲泡,宜兴的紫砂壶应运而生,为中国的茶文化登峰造极提供了更有利于发茶,也更有利于文人墨客书法情致的独特器皿而贡献巨大。

生活方式的改变呼唤着生活用品的改良与创新,所以说,宜兴紫砂是为茶而生。至于繁荣于当今,更让我辈有目共睹,泱泱中华从未像今天这样经济发达,国力强盛,文化繁荣,人们安居,社会和谐。享受喝茶,既是人们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物质,更是精神升华的品茗赏壶。中国茶文化的繁荣极大地带动了宜兴紫砂工艺的发展与提升,因此宜兴紫砂也由茶而兴。

宜兴紫砂因资源稀有、做工精良、造型丰富、泡茶上乘、装饰高雅、且具独特的人文气质等方面的价值,鹤立于世界陶瓷艺术之林,让文人、茶人情有独钟,成为当今玩家、藏家、投资家追逐热捧的中华传统优秀文化和艺术品,他们因对宜兴紫砂的厚爱而大力宣传推介;要感谢文化人、书画艺术家对宜兴紫砂的积极参与;与此同时不能忘记的,就是奔走在紫砂产区紫砂人和社会上众多玩壶人之间经营艺术品的商人。赵炎,就是近年来颇为活跃的一个,他在闻名遐迩的琉璃厂西街,成立了2000多平方米的北京紫砂艺术馆,可见一斑。

我不知道赵炎发起成立“紫泥公社”初衷是什么,作为一个商人,是否看到目前宜兴紫砂的生产经营模式,已由原本的集体工厂回归到千家万户后,利弊各显,能否再来一个回归,即倡导业者应“形散神不散”的行业精神,面对同一个行业之“公”,共同来维护宜兴紫砂这样一个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艺术品牌。果真如此,倒也功德无量。

赵炎也真有能耐,居然还能请来紫砂行业中的“守拙抱真”而口碑极佳的何道洪大师挂名紫泥公社社长,还说紫泥公社的“党委书记”要我来担任,说既是公社,就要有党委书记啊。按照他的思维,宜兴紫砂生产可以千家万户百花齐放,而市场经营,要有专业公司来做,北京紫砂艺术馆就是他要走向市场的作品展示馆,也就是紫泥公社的窗口门户,通过不懈的努力,把紫泥公社的牌子做响,成为一个响当当的商号。于是,他不辞辛劳,北京、山东、宜兴来回奔跑,在芸芸制壶大军中,挨家挨户拜访,宣传他的紫泥公社,推销他的营销理念,并把中华传统工艺中的优秀文化元素,让制壶者借鉴。于是,2000多平方米的北京紫砂艺术馆中,数百件宜兴紫砂艺术品长年展出,常换常新。2008年6月,他组织编写了《中国文化遗产年鉴·紫砂陶艺卷》,2010年9月,还牵头举办了“首届北京紫砂艺术节”,吸引了京城众多喜爱和关注紫砂的人士参与其中。最近,赵炎还和媒体建立了长期合作关系,定期推出宜兴紫砂历史上的经典之作、当今的名人名作、崭露头角的新人新作,隐于民间的实力派制壶人的扛鼎之作。总之,为了让“紫泥公社”声名鹊起,他是脑勤、嘴勤、手勤、腿勤,一刻不停。

为了紫砂,赵炎还有许多目标去孜孜以求。比如说,北京的紫砂艺术节要坚持每年一次办下去,他想邀请一批著名的书画家到宜兴,筹划“印象中国——宜兴卷”的书画活动,他还想出版新中国成立后的宜兴紫砂七位老艺人的紫砂艺术生平丛书,他还想以紫泥公社杯冠名,在宜兴组织制壶手工技艺大赛……不断从文化层面、时代需求去挖掘紫砂历史,培育紫砂新人,参与创造宜兴紫砂的未来。

这些,已远远走出了一个壶商所做的事情,毋庸讳言,赵炎是一个商人,不管是北京紫砂艺术馆、山东淄博的艺术馆,还是紫泥公社的运作,都需要钱来支撑维持。我从来不贬低商家在发展紫砂中所起的作用,这也是几百年宜兴紫砂走向市场不可或缺的条件,但愿赵炎能抓住机遇,与紫砂人共生共融,在致富紫砂人的同时,自己也富足起来,否则,这些美好的目标无法实现。

改革开放以来,富民紫砂已是不争的事实,文化紫砂已形成共识,当前最为紧迫的是要打造可持续发展的诚信紫砂,这是一个艰巨而漫长的过程,但这条路非走不可,传统工艺品如果不能在传承的基础上有所创新,在市场竞争中就会被打垮,而不讲诚信的行业将会不打自垮,衷心希望赵炎和他的紫泥公社,能和宜兴的紫砂业者同舟共济,携手发展。

(作者为宜兴市陶瓷行业协会会长)

相关链接

从文人紫砂到国人紫砂的推动者

自与紫砂结缘,十几年,赵炎的世界里再也离不开紫砂。把玩紫砂,收藏好壶,拜访名家,白天无数个奔波,梦里无数个萦回,他的脚步、他的思想几乎完全被紫砂占据,赵炎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紫砂人。

2008年,全国巡展活动“丹青妙手绘紫砂”,北京、天津、哈尔滨、沈阳、秦皇岛、青岛、宜兴、上海、广州、香港和台北,一时间国人纷纷说紫砂,赵炎身体力行了从文人紫砂到国人紫砂的努力,可谓是史上未有的国人欣赏紫砂壶胜景。

2009年,“荆溪陶苑品六家”紫砂盛事,让中国画坛名家与紫砂艺术大师再度齐手话紫砂,携手社会大众上了一堂生动紫砂文化课。

2009年夏天,“紫泥公社”成立,成为北京最大的紫砂艺术馆。自从京城有了紫砂艺术馆,每月的定期讲座,紫砂人与社会大众的活动交流,北京十大茗壶评比,赛壶、品茶活动,北京空气弥漫的紫砂文化气韵便愈来愈浓。

是琉璃厂的古文化气息成就了北京紫砂艺术馆,还是紫砂艺术馆惠添了琉璃厂的文化光晕,答案已经明明白白写进了馆里。

门前潺潺的流水,清雅中在诉说着生命之源,彰显着主人“上善若水”的道家哲学。走进屋子,仿佛走进了紫砂的艺术殿堂。满目望去,皆是精品,徐汉棠的“冰纹石瓢”、蒋蓉的“荷叶青蛙”、鲍志强的“三阳开泰”、汪寅仙的西瓜壶、王寅春的方器……或规矩方圆,或大方隽永,或朴茂内敛,或细柔空透。“大师风采”、“名家名作”、“力量中坚”、“大家之家”、“十二之星”、“丹青妙手”、“荆溪陶苑”,这里几乎云集了当代所有的名家之作。

宜兴紫砂是中华民族艺术宝库中的稀有精品。“我把宜兴紫砂搬到了北京,还要把紫砂文化带给全世界。”馆长赵炎笑着说,脸上写满了自豪。“每一把壶都是有生命的,读懂它,就会喜欢它。”

举办展览、组织宣传、学术交流,编辑紫砂典籍,举办北京紫砂艺术节,赵炎的每一步努力都可以当之无愧地写进紫砂的历史。2010年至今,两届北京紫砂艺术节的成功举办,当代大师精品紫砂展,紫砂、书画、茶文化与国人齐分享共交流,紫砂文化在北京揭开了新的篇章。

“紫砂是集实用、玩赏、珍藏于一体的艺术品。沏一壶茶,把玩一把壶,带给人的是极大的身心愉悦。身心愉悦放松了,人才能有一种宁静的心和纯净的心。中国的文化需要在实实在在的生活中传承,紫砂走进我们的生活,才能得到真正传承,读懂了紫砂,就读懂了中国文化的‘宁静以致远’的意境。如果人人手中一把壶,也在一定层面上彰显了中国的和谐盛世。”赵炎说。

辨别紫砂泥料优劣三招


紫砂壶的原矿泥料,为紫泥、绿泥和红泥三种,俗称“富贵土”。紫砂壶烧制的原料为泥土,紫砂壶泥分为三种:紫泥、绿泥和红泥。可以烧制紫砂壶的泥一般深藏于紫砂壶岩石层下且分布于甲泥的泥层之间,泥层厚度从几十厘米至一米不等。

真紫砂与化工泥的区别一:辨质感

原矿紫砂,精光内敛,温润似玉、色相沉稳、老气十足。好的泥料使用起来,不出十天半个月便能看出效果。而低档的化工泥壶,无论怎么养都没多大变化,照样是干巴巴的。固然也能做出所谓的绿豆沙效果(也并不是所有的泥料都有绿豆砂的效果),但因为表面的玻璃相(加入刨花水的原故亦称石英水)太重,茶水吃不进, 把玩的油脂也渗不进去,故这样的壶是养不出来的。现在有紫砂研究所已留意这个题目,已出产出表面不带玻璃相的化工泥,这类泥被用来做高档的仿名家壶,非常能欺骗人,没有将原矿泥与化工泥对比熟悉的,极轻易上当。

真紫砂与化工泥的区别二:辨泥色

原矿泥料的颜色大多不会太艳,一是由于早期的紫砂良多是浅表层的,本身就有了一定的原始风化。二是由于紫砂矿从地下被挖掘上来以后,要放置露天场地日晒雨淋一年半载,天然疏松变成小颗料后,再碾磨成粉,最后再经由锤打陈腐才能使用。经风化陈腐的原矿泥中的金属物质会发生氧化作用,泥色就会发暗、发沉、发 旧,不会有新鲜亮丽的感觉。有些泥料会陈腐存放几十年,甚至百年以上才使用,故现在还会有少量清代、民国留存下来的老泥,但已弥足贵重稀少了。而化工泥是由高岭土加石英砂、刨花水和致色金属氧化物调制的,现调现用,加上金属氧化物往往超标添加。所以,泥色鲜、泥色艳,做出来的壶鲜亮无比就不希奇了。用这种 超标色素的壶泡茶喝,对身体的影响就可想而知了。原矿泥料的紫砂壶,壶体发色都比较沉、比较暗,尤其是使用过的壶尤为显著,有一种老气横秋,饱经岁月的感觉,这就是我们讲的光彩。而化工壶是绝对不会达到这种效果的。

真紫砂与化工泥的区别三:辨工艺

因为现代制作工艺规范、效率极高,所做出来的壶周周正正、乖巧精道,让很多初学者非常喜欢。而手工做的壶没有同一的模具,只凭艺人心灵手巧,凭积累的经验,胸有成竹的按自己的要求喜好而制作。故统一形制、统一规格的壶都会在身筒的外形、壶口直径以及壶嘴、壶把的安装位置,粗细高低有所不同,不会有完全相 同外观、规格的壶泛起。加之原矿紫砂本来就很少、很贵重,根本不可能,也没有那么多泥料大规模的机械化、模具化批量出产。所以,分辨传统工艺仍是现代工艺,这也是判定泥料是否隧道的一个方面。

紫砂壶是用于泡茶注茶的。对于紫砂壶的性能“色香味皆蕴”过去早有定论。而且,科学机构也对砂紫砂壶壶的“暑月越宿不馊”一事,角砂壶与陶瓷做了详细测试,的确证实了砂壶较陶瓷优越了许多,这一结论是基于紫砂原料的独特性。紫砂壶实用性强,乃在于它具有比较高的气孔率,使其具有透气性好的优点。

青花壶(明)


明 青花壶

规格:高29.2cm

质地类型:瓷器

五彩缤纷的陶瓷艺术中,赤、橙、黄、绿融会互通,各领风骚;而青花瓷器以其清新高洁、雅致隽永独步一方,历数百年而不衰,既古老而常新。

青花是最著名的釉下彩品种,用钴料作着色剂,在坯体上直接描绘后再罩上透明釉,经高温一次性烧成。钴料发色湛蓝,烧成后清爽醒目,但产地不同往往使效果不一。

钴蓝的应用始于公元前15、14世纪的古埃及,当时用在香料瓶上作装饰。未久,伊拉克等中东地区将钴蓝施于陶器釉。在中国,长沙战国墓出土有以钴着色的蓝色琉璃珠,经研究,认为与中东地区所用为同一成分,系进口青料,说明在战国时钴蓝已从西亚传入我国。唐三彩中的蓝釉和唐青花是钴蓝用于中国陶瓷釉彩的最早例子,但当时国内钴土矿尚未发现,钴蓝原料靠进口,来之不易,故没有大量应用。宋代青花瓷器上的钴蓝成分经分析认为是国产(属于高锰型),但国产钴土矿还处于开发的起始阶段,所以宋青花为数也很少。

元代景德镇青花瓷的烧造进入成熟期,代表着青花时代的真正到来,所用钴料进口、国产均有。

明、清两代青花的生产基地还是景德镇,所用钴料有进口的苏麻离青(如永乐、宣德时期),青色浓艳;也有用国产的陂塘青(如成化时期),色较清淡;嘉靖时用云南运来的回青和石子青的混合料,效果较好,蓝中微泛红紫,色泽鲜亮。

青花是明、清时期彩瓷制作的主流,景德镇因其地位特殊、产品冠绝全国而被其他小窑模仿。景德镇窑本身在不同时期也有特点,并非一成不变。如嘉靖一朝,景德镇官窑产瓷约达六十多万件,民窑更是难以统计。其时官窑器胎体较厚、细白,釉层厚而釉面光亮,器型有日用器皿碗、盘、壶、碟、罐。另流行方形、棱形器,如方碟、方罐、瓜棱形瓶等。

紫砂:老壶价格难胜新壶?


而在同场拍卖中,主推拍品——清乾隆时期御制紫泥绘贴泥荷塘如意诗文壶,是以清代已趋成熟的泥浆堆绘工艺制成,集诗书画印于一壶,为龚心钊旧藏,该件作品估价450万港元至550万港元,最终成交价为664万港元。此外,清代制壶大家杨葆年款紫泥铺砂钟鼓形壶为宋芝芹旧藏,成交价为484万港元;清道光紫泥吉安款行有恒堂平盖莲子壶以484万港元成交,而玉成窑王东石款段泥刻诗文扁石壶则以412万港元成交。

在其他几家拍卖公司的紫砂专场拍卖上,也能看到类似的行情——老壶价格与成交率反不如近现代紫砂。比如,在北京保利“中国高端工艺品——紫砂壶”专场中,清乾隆御制描金紫砂山水诗文茶具成交价为402.5万元,清代陈曼生、杨彭年合作的延年壶成交价仅为287.5万元。在“一丈房——海外淘砂”专场中,清康熙陈鸣远制廉斋铭乌泥束腰壶以989万元成交,创艺术家个人作品最高成交纪录,但整个专场23件作品流拍率异常高,仅有11件成交,成交率不及50%。

与此相比较,虽然当代紫砂今年的行情并不好,市场处于理性回调的状态;但当代紫砂工艺师的作品还是再创新高。12月7日,何道洪的歪嘴梅桩套壶在北京翰海拍卖中,估价300万元至350万元,最终以1265万元成交,不仅刷新个人作品成交记录,也创下当代紫砂拍卖新纪录。

被誉为现代“壶艺泰斗”的顾景舟最推崇清代制壶名家邵大亨,曾在他的自传中评价邵大亨“堪称集砂艺大成,刷一代纤巧糜繁之风……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然而,在市场上,邵大亨单件作品最高成交价为481.6万元,而顾景舟的一套提璧组壶最高成交价已高达1782.5万元,两者价格悬殊近4倍。

老紫砂市场为何难有大作为

在业内行家看来,短期之内,老紫砂市场仍旧难有大作为。

紫砂研究专家张明强总结了老壶价格难以提升的几点原因:首先,从艺术价值而言,除时大彬、陈鸣远这类具有标杆性、创造性的明清制壶大师的作品外,老紫砂壶大多按照日用器制作,只是当时的一门手艺,从原料到成型的制作程度而言,没有什么讲究,更不会像现在这样精雕细琢,早期紫砂壶在文化性、艺术性上的积淀甚至不及现当代,这是客观的原因。

“另一个原因在于保存完整、流传有序的老紫砂屈指可数。和瓷器收藏一样,只要有残或者瑕疵,价值就大打折扣,除了出土紫砂器外,保存完整、流传有序的紫砂老壶非常少。”张明强表示,由于日常损耗,以及战争等人为破坏等原因,完好的老紫砂非常少。明清两代的紫砂壶存世量少,即使在各大博物馆也不多见。据统计,故宫博物院收藏的明清两代紫砂壶总数不过400多件,而明代紫砂壶存世仅有50多件。“缺乏流通的量,这也是老紫砂壶难在市场上形成气候的重要原因。”

此外,从诞生之日起,各代紫砂壶都有很多仿制品,这种传统一直延续至今。特别是民国年间,宜兴紫砂制壶高手被请至上海,根据名家收藏的旧器实物,精心仿制历代名家作品,市场上出现大量的仿制款,仿品制作精良,很难辨别真伪。不仅有历代遗存的仿古壶,现在更有仿古作假的专业人员,市场上也充斥为数不少的仿古老壶。因此,业内甚至有人表示,90%的紫砂老壶都是年代不远的仿品。

“而且,老壶鉴定也没有一个权威、认证的标准,大部分是根据买家的经验鉴定,鉴赏要求高,收藏门槛比较高,也是市场难有大起色的原因。”紫砂真伪鉴定的难度远大于瓷器,真伪之间,价值有天壤之别,这也是紫砂器收藏、投资最大的难点。张明强说:“到目前为止,也没有系统的研究和专著论述仿制紫砂器。”

香港邦瀚斯中国古董艺术专家王晰博表示:“紫砂进入拍卖场时间不长,买家对老壶的鉴别、鉴赏能力有限,相比而言,当代紫砂工艺师的作品更容易辨别真伪。大家对现当代紫砂壶市场更加重视,所以价格能超过老壶。另外,老壶的藏家属于凤毛麟角,尤其是现阶段,国内收藏者还没有认识到这些老壶的价值。看不懂、不敢买。”正因为如此,即便有的老壶品相很好,但如果没有清晰可靠的流传来源,藏家鲜少出手。

老壶真的卖不过新壶?

业界人士一直呼吁:老壶价值被严重低估,明清各时代紫砂高手优秀作品,目前仍处于价格洼地。王晰博认为,老紫砂的文化含量是最大的,具有历史、文化、科技与工艺多重价值。在张明强看来,老紫砂具有不可再生性,更具有历史和文化性,在紫砂发展史上具有不可比拟的重要地位。公认的老紫砂精品的文化价值和市场价值都没有体现出来,未来具有相当可观的升值潜力。

显然,老紫砂收藏者必须具备相当的财力,更重要的是需要具备非凡的眼力和收藏的长远眼光。

上海藏家许四海从上世纪80年代就开始执着地收藏老壶,在他看来,玩壶最高境界就是老壶,拼的是眼力。许四海收藏了1200多把紫砂老壶,其中包括被中央电视台《国宝档案》视为“壶王”的邵大亨制作的掇只壶,现藏于“四海壶具博物馆”,这把大亨壶体型硕大,容量达2000毫升。现在市场上的估价达上亿元,而许四海在90年代购买这把壶时,只花了近3万元。

实际上,随着紫砂收藏的持续升温,老紫砂壶的艺术价值和市场价值逐渐被发掘,老壶行情也在逐步回暖。在刚刚结束的中国嘉德四季拍卖第36期“掌玩心悦”专场中,清雍正至乾隆时期杨季初款段泥泥绘山水纹笔筒估价在60万元至90万元之间,最终以316.2万元成交。而在今年春拍期间,杨季初制月下包装独酌园紫砂笔筒在北京保利“燕闲清赏——翦淞阁文房古器录”专场中就曾以586.5万元的高价成交。在北京匡时秋拍紫砂壶拍卖会上,杨彭年的一把扁壶拍到了264.5万元,再为古代紫砂行情添了一抹亮色。

而在收藏方面,具有清晰来源和名家收藏的紫砂壶明显深受市场认可。例如,“八壶精舍”主人、画家唐云收藏的老壶都来源有序,深受藏家追捧。2011年,香港邦瀚斯的“好善簃珍藏宜兴紫砂”专场也受到藏家关注,100件作品成交86件。其中,清乾隆段泥彩绘“杨季初”篆印山水人物纹笔筒以386万港元成交,清雍正紫泥泥绘策杖行旅圆形砚以842万港元成交,清代陈鸣远款紫泥方壶以434万港元成交。

由此可见,并非老壶价格真不如新壶,而是限于当前收藏市场对老壶价值的认可局限,老壶价格没有体现出来。业内行家表示,在拍卖会上,只要具备高人一筹的眼力,现在正是老紫砂“捡漏”的机会。对于那些历史上已有定位的孤品或精品老壶,因其稀缺性和艺术性,定价权取决于持有者,市场并不缺钱,缺的是流传有序、品相完好的精品。随着懂紫砂壶的人越来越多,藏壶的人也会越来越理智,大家在选择紫砂壶的时候会更趋向于好的东西,老壶的价值迟早会被藏家认可。

截止日期:2013年12月18日(制表:李冉)

明清时期主要紫砂大师最高成交价一览

年代作者作品名称成交价(元)拍卖公司拍卖时间

明陈用卿美人肩壶212.8万北京保利2010-08-02

明徐友泉梨皮仿古虎金亨紫砂壶69万上海大众2011-08-25

明末清初时大彬圈扭壶1344万西泠拍卖2010-12-14

明末清初李仲芳圆扭壶29.9万北京保利2011-06-07

清早惠孟臣“辛卯仲冬日惠孟臣”款朱泥扁圆壶34.5万中国嘉德2013-11-20

清康熙陈鸣远廉斋铭乌泥束腰壶989万北京保利2013-12-04

清嘉庆杨彭年合欢提梁壶(子繁铭)552万上海工美2011-06-26

清中朱石梅六逸尊兄“石鼓”锡包紫砂胎28.75万北京保利2013-12-04

清道光邵大亨制紫泥大德钟壶481.6万中国嘉德2010-11-21

清末杨季初月下包装独酌园紫砂笔筒586.5万北京保利2013-06-04

清末黄玉麟鱼化龙161万长风拍卖2011-11-24

(来源:中国文化报)

壶艺人生:白胜利大师谈壶艺


走进茗钧堂的院子,只见翠竹摇曳,桐花、槐花绽放,微风吹过,清香扑鼻,沁人心脾。记者情不自禁地深吸一口气,好香、好甜。

白胜利从院子西边的作坊里出来迎客。他身着工作衣,左手拿壶,右手拿刀,笑容真诚,寒暄朴实。因为熟,不拘小节,他说手里这把壶刚修一半,等修完再喝茶。

白胜利的工作台前摆满了修好的和待修的素坯壶,排列整齐,美观素雅。他的手边放着10多种自制的修壶工具,井然有序。调整好座位,白胜利开始修壶。从他的眼神可以看出,在他拿起壶的那一刻,便进入了忘我的境界,目不转睛,心无旁骛。壶嘴、壶把、壶口,一把素壶在他的手里灵巧地翻转。轻柔的刮擦,了无痕迹的修补,令人叹为观止。

“你一天能做几把壶?”

“快的时候10多把,慢的时候六七把。不确定,主要看素坯的成型情况。”

“你每天都坐在这里做壶、烧窑,不烦吗?”

《方壶》 白胜利 作

“既然干了这一行,就要干好,要想干好就要耐得住寂寞,吃比别人多的苦。”

记者一边与白胜利聊着,一边看他做壶,不禁思绪万千。历史和文化造就了壶的神奇与气度。一把泥,经过钧瓷艺人之手精雕细琢,再经过窑火凝珍,便幻化成五彩斑斓、浑然天成的钧瓷壶。于是,泥土便有了生命,钧瓷壶便有了灵性。进而,茶因壶而有了精彩,壶因茶而有了神韵与灵魂。

坐在茶台前,白胜利熟练地洗杯、泡茶。茶台上摆放的茶壶、茶杯、茶洗、茶盘、茶垫、水钵等都是他做的,古朴雅致,美观舒适。

茶里乾坤大,壶中日月长。白胜利说,古人讲究饮茶之道的另一个重要表现,是非常注重茶具本身的艺术。一套精致的茶具配合色、香、味三绝的茶,可谓相得益彰。近年来,随着饮茶之风兴起,人们对茶具的要求越来越高。因此,每一把茶壶都要用心去做,把自己的技艺与文化底蕴融进作品才能赋予作品生命,体现其艺术价值。

白胜利19岁进入孔家钧窑当学徒,吃苦耐劳,虚心好学,一干就是近20年。在孔相卿大师的悉心教导下,他熟练地掌握了制作钧瓷壶的各种技艺。2011年春,白胜利创建茗钧堂伊始,就给自己定下一条不成文的规矩:只做钧瓷壶。“神垕烧制钧瓷的高手如林,但其技艺各有千秋,一个人不可能在配釉、成型、烧窑等方面都是顶尖高手。古人云,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当时我就想静下心来,只做钧瓷壶。今生能把钧瓷壶做好就知足了。”

虽不懂茶道,也对茶一窍不通,记者却偏偏对喝茶情有独钟。喝一口白胜利递过来的浓浓的普洱茶,入口虽苦,回味却甘甜。其实,喝茶不仅仅是为了止渴,更多的是为了品。品茶如同品女人。茶如女人,女人如茶,色、香、味俱全,不同的茶有不同的味道;喝茶,喝的是一份优雅与恬静,喝的是一份意境,并不是单单以喝为目的,而是一种惬意与心情。在品茗之余把壶握盏,欣赏眼前精美的钧瓷茶具,却也乐得清闲优哉!

“一把钧瓷壶的釉色、造型固然重要,但那只是外表,最重要的是好用、舒适、美观,处理好细节。鲁迅说的功夫和感觉就是饮茶的学问、饮茶的艺术。中国茶艺是学问与艺术的结合。换句话说,就是要求做到茶、水、器、环境、技艺、心灵完美统一。这里的器就是茶具,没有好茶具,就谈不上茶艺。”白胜利边说边倒茶,壶嘴吐水时顺畅,不拖泥带水;收水时滴水不漏,干净利索。把壶身倒成直角,壶盖也不会从壶身脱落,令人叹为观止。

夙惠壶--白胜利制钧瓷壶

“钧瓷壶是有生命力的,还知道感恩与回报。只有尊重它、呵护它,用心去做,它才会给你带来丰厚的回报。”白胜利说。

的确,经过5年的积淀,不善言谈、甘于寂寞的白胜利一心只做钧瓷壶。他虚心学习,取人之长,补己之短,不知不觉已声名远播。他的钧瓷壶因造型典雅、釉色古朴、工艺精湛、把玩舒适受到收藏家青睐,也得到了业界的认可,畅销北京、天津、青岛、杭州、郑州等地。尤其是近两年,在钧瓷销售市场比较低迷的情况下,他的钧瓷壶十分畅销。

春日的阳光透过窗户洒落在茶台上,万籁无声,令人十分惬意。水沸了,白胜利将水冲入壶中,茶叶在茶壶中翻滚摇曳、沉浮起落、漫卷漫舒,直到沉淀,然后芬芳妖娆。

水本无味,茶有苦涩,但壶不介意,气定神闲地将那甘甜与苦涩一股脑儿纳入腹中。而后,在小巧的壶嘴里潺潺倾泻出的,竟是满盏的清新与素雅的香甜。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