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陶瓷信息网网站!
网站首页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陶瓷信息网 > 陶瓷艺术 > 什么是瓷砖 > 导航 >

朱乐耕:过去陶瓷是多么辉煌 现在中国创造太少

朱乐耕:过去陶瓷是多么辉煌 现在中国创造太少

什么是瓷砖 中国古代陶瓷器 中国古代葫芦形陶瓷器

2021-04-23

【www.taoci52.com - 什么是瓷砖】

人物介绍

朱乐耕,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工艺美术学会副理事长朱乐耕。

记者:朱委员您好,请问今年两会您带来的提案是什么?

朱乐耕:我的提案,一个是国家希望能够加强人文教育,我觉得目前经济发展得很快,但是人文教育这块我觉得要很好地跟上。你像现在很多人有知识,学某某技能,理工科什么的,在人文教育这块我觉得比较缺失。因为过去我们中国人读书,实际上是读书名理,读书是包括很多方面的东西,包括传统的仁义礼智信,包括天下兴旺匹夫有责,我们的读书人不是一个单独的技能问题,现在你看仅仅学习单一技能。现在商品经济发展也很快,实际上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制造很多垃圾,不负责任的态度,缺少诚信,假冒伪劣,我觉得人文教育这个事情很重要,一个国家未来不仅要发展GDP,也应该有很好的传承优秀的传统文化思想、诚信,仁义礼智信都是很重要的,是一个负责任的公民,我们应该是这样的。现在你看,我们国家目前知识科学方面投入很大,还有院士,我觉得这一块是很重要的,对社会发展,是非常重要的,应该我觉得齐头并进,要强调这一块,所以现在很多发生问题都跟人文方面有关系。

记者:艺术家,包括书画家群里,在创造当中可以为唤醒人文教育精神做哪些工作?

朱乐耕:现在国家经济发展,商品丰富,李克强总理的报告讲得非常好,他也谈到未来我们要提升低端的东西向中高端发展,谈到了设计问题,我觉得以前没谈过这些事情,谈得非常好,看到了问题,中国现在制造大国,很多东西都是来料加工的,缺少我们的思想,我们的设计,实际就是缺少文化,我们仅仅是给他们加工,劳力,这种发展是不可持续的。特别是当今的社会发展,我觉得现在还是处在一个工业化发展的时期,实际上整个世界也在发生很大的变化,这个变化就是信息化,包括一些新的科技等等,现在又是一场革命,一个巨大的革命在产生,如果我们现在还停留工业化低端的制造业,我们未来又要吃亏,因为中国近百年来所走过的路,甚至及百年来中国落后得太厉害了,这个民族没有自信,在工业化的竞争中我们落后了,中国的大门都是西方列强打开的,这几百年来,你看看中国有些什么创作?现在国外的博物馆,过去我们陶瓷在世界上是多么辉煌,那是中国人的骄傲、我们的创造,现在我们能够有一些什么好的创造的东西呢?我觉得很少,现在要发展,我觉得首先我们自主创造,我们的品牌,民族品牌很重要,在很多方面都没有,韩国这个国家比较小,现在都是他们的技术,三星电子,我们出租车都是现代的,这个时期我们缺少文化,缺少我们的思想,缺少我们的创造,我觉得我们要加强。

记者:具体的艺术创作方面,我们怎么样来坚守住中国文化的品牌?

朱乐耕:美国肯德基、麦当劳在中国,建了很多店,全世界有上万家,也就是炸鸡,就是那点资源,但是它是全世界开放,麦当劳、肯德基在中国的效益很好,我们中国的资源,各个地方小的资源也太多了,但是我们就没有发展起来,没有利用起来,我想中国未来我们的潜力是很大的,我们有很多资源得到很好利用,有一个阶段。这里面是一个综合性的问题,一个品牌推广,未来中国我觉得是很有希望的。

扩展阅读

手工陶瓷如何再续辉煌?


贺州市平桂管理区黄田镇卢屋村是一个“陶瓷村”,制作手工陶瓷已有几百年历史。曾经,这里陶瓷作坊林立,所产的陶瓷排水管、弯管、烟囱、水缸等产品远销全国各地及东南亚一带,后来由于历史原因,这个产业消失了近20年。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后,这里的手工陶瓷业又兴旺起来。如今,面对现代陶瓷产业的竞争及塑料等替代品的双重压力,手工作坊面临被淘汰的危机。这门古老的手艺将何去何从?

曾经的辉煌不再

一间简陋的工棚、几堆瓷泥、几样简单的工具、一排黑黝黝的瓷窑,构成了卢师傅的手工制陶作坊。作坊主人、年近六旬的卢师傅告诉记者,自从分田到户后,他就在家附近的地方搭起棚子,开始了手工陶瓷制作。当时,村里像这样的作坊有几十家。

传统的手工陶瓷,生产一件产品,必须经过踩泥、沤泥、压泥、脱胚、晾胚、上釉、装窑、烧窑、出窑等一系列工序,大约需要一个月左右。如果遇上雨季,瓷胚晾不干的话,一个半月都出不来产品。除了踩泥需借助水牛外,其他的全都是纯手工操作。卢师傅说,现在的年轻人不愿意学这门手艺,嫌这活太累太脏——“踩泥两腿浆,脱胚两手泥,烧窑满脸黑”,而且挣钱少。“拿排水管来说,上世纪80年代初,一支管卖2元钱,可以买到一斤多猪肉。而现在猪肉已涨到30元一公斤了,同样的管才卖5元钱。”卢师傅无奈地说,“制作一支管的成本加起来将近3元钱,我和老伴每年辛辛苦苦,才挣两万元左右,而我的孩子去村里的大陶瓷厂打工,每人月收入有两三千元。”

过去,卢屋村曾经家家有陶瓷作坊,每天客商云集,以致村口都形成了自发的集市。但那远去的辉煌,恐怕只作为记忆存在老年人的脑海里了。

现代陶瓷企业挤占手工作坊生存空间

据村委主任刘振优介绍,卢屋村除手工陶瓷作坊外,还拥有10多家具备一定规模的陶瓷生产厂家,生产日用、卫生、园林、建筑等瓷器80多个品种,产品畅销湖南、广东、河南、福建、云南等地,并出口远销东南亚等国家,年产值近亿元,利税近1000万元。3000多当地农民成为产业工人,月均收入2000元左右。与红红火火的现代陶瓷厂相比,传统的手工陶瓷作坊生产出的产品技术含量不高、质地粗糙,加上生产成本上升,利润很低,生存空间已是越来越小。

距离卢师傅的作坊不到300米,是新村新鹏陶瓷厂。记者看到,该厂的现代化厂房里,是用天然气烧制的全自动瓷窑,这边把瓷胚放进去,从那头出来的就是陶瓷产品了。为了投资这条生产线,老板花了200多万元。那些沿袭“牛踩人捏柴火烧”传统工艺的手工陶瓷作坊,如何与这些现代化的陶瓷生产厂家抗衡?

手工陶瓷出路在何方

生产成本不断增加、利润空间不断缩小、手艺传承后继无人,黄田镇手工陶瓷产业是否已到了寿终正寝的地步?如果答案是否定的话,那么,他们的出路在哪里?

“随着经济的发展,产品的文化附加值就显得越发重要。”平桂管理区党工委书记韦升安说,手工陶瓷只有像生产艺术品那样“精耕细作”,才是出路。他认为,手工或半手工的生产方式完全适合我国劳动力丰富、资本投入少,同时又能生产个性化强、文化含量高的陶瓷艺术类文化产品。这种生产方式,特别适用于缺乏资金但不缺乏智力的微小企业。如今,平桂管理区有意将黄田镇的手工陶瓷行业进行保护性地开发、升级,配合贺州姑婆山、十八水、贺州温泉、玉石林等景区的旅游产品开发,向高档化、工艺化的手工陶瓷转变。陶瓷行业可以利用这次产业升级的好时机,调整思路,从强调量的生产,到强调质的转变。或许,这就是黄田镇手工陶瓷产业的明天。

“艺术陶瓷”创造文化产业新亮点


作为瓷都最负盛名的“招牌”资源之一——出产于景德镇北部山区鹅湖镇高岭村边高岭山上的高岭土以其优异的品质享誉国际陶瓷界。国际上通用的高岭土学名——Kaolin,就是来源于景德镇的高岭山。

高岭土是陶瓷工业最重要的原材料,千百年来,用景德镇高岭土制作的青花、玲珑、粉彩、色釉四大传统名瓷,以“白如玉,明如镜,薄如纸,声如磬”的独特风格蜚声海内外。

繁荣中蕴含着危机,经过千余年的开采,景德镇的高岭土蕴藏日益枯竭,如何开发利用好现有的珍贵资源,实现可持续发展,成为瓷都面临的新课题!“景德镇的高岭土资源将在30年后开采殆尽,和国内外其他陶瓷产地相比,景德镇的日用瓷和建筑陶瓷已经不具竞争优势,发挥千年传承的传统技艺优势,大力发展高附加值的艺术陶瓷产业是当然的选择!”为民瓷厂的窑口经理刘根发言之凿凿。

2005年,齐齐哈尔市依安县勘探发现了一条70公里长、15公里宽的高岭土矿产带,富集的资源催生出陶瓷产业之花。几年间,一座方圆28公里的陶瓷产业园拔地而起,吸引众多建筑陶瓷品牌入驻兴业,成为推进县域经济发展的新引擎。

几年间,众多鹤城书画家往来于齐齐哈尔·景德镇艺术陶瓷创作基地,尝试陶瓷创作、开拓艺术视野、施展艺术才华、积累经验技法,两地行业交流风生水起、生机勃勃。

委员艺术家们“扎堆儿”南下的文化现象也成为齐齐哈尔市政协关注和研究的课题。2012年底,市政协文史学宣委专程前往依安县,专题研讨“以齐齐哈尔·景德镇艺术陶瓷创作基地为纽带,引进景德镇传统技艺,开发依安高岭土资源,填补艺术陶瓷生产空白,打造鹤城文化产业新亮点”的可行性并达成共识,北国瓷都,前景可期。

双方的合作紧锣密鼓!2013年5月,依安县调研组造访瓷都,踏查创作基地、窑厂、交易市场,拜会行业部门和工艺大师,共谋产业发展蓝图。此行,依安县还同江西省轻工行业管理办公室办签订了长期培养和重点招取齐齐哈尔籍学生的合作协议。8月新学期,江西工艺美术职业技术学院,迎来了首批北国鹤城的学员。10月,取自依安高岭土产地的三份土壤样本被送至景德镇科研机构,接受专业检验。

“2014年夏季,计划邀请一批景德镇杰出艺术家到齐齐哈尔进行一次大型瓷艺展。”刘延龙介绍,通过现场再现拉坯、修坯、绘画、烧窑等制作工序,全面展示景德镇深厚的陶瓷文化,让更多喜爱陶瓷艺术的鹤城人进一步了解和感悟青花的魅力。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