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淘词语文网网站!
网站首页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淘词语文网 > 诗词 > 唐诗鉴赏辞典 > 导航 >

唐诗:危如累卵鉴赏

唐诗:危如累卵鉴赏

唐诗鉴赏辞典 唐诗鉴赏 唐诗宋词鉴赏

2021-09-09

【www.taoci52.com - 唐诗鉴赏辞典】

诗词是汉字文化圈的特色之一,诗词能够更好的帮助我们学习语文,哪里有优质诗词鉴赏帮助我们学习?这篇《{唐诗:危如累卵鉴赏》的内容应该能够帮助到你。

摘要

佚名,亦称无名氏,指身份不明或者尚未了解姓名的人。源于古代或民间、不知由谁创作的文学、音乐作品会以佚名为作者名称。在汉语中,常用张三、李四、某君、某某、某甲、子虚乌有等暂时用作为无名氏的…..

朝代:唐代 作者:无名氏

晋灵公造九层之台,费用千金,谓左右曰:“敢有谏者斩!”荀息闻之,上书求见。灵公张弩持矢见之。曰“臣不敢谏也。臣能累十二博棋,加九鸡子其上。”公曰:“子为寡人作之。”荀息正颜色、定意志,以棋子置下,加九鸡子其上,左右惧,慑息,灵公气息不续。公曰:“危哉!危哉!”荀息曰:“此殆不危也,复有危与此者。”公曰:“愿见之。”荀息曰:“九层之台,三年不成,男不耕,女不织,国用空虚,邻国谋议将兴,社稷亡灭,君欲何望?”灵公曰:“寡人之过也,乃至与此!”即坏九层台也。

危如累卵

其他人还在看

唐诗:李商隐咏史鉴赏


摘要

《咏史二首·其二》是唐代诗人李商隐创作的咏史组诗。李商隐流传下来的诗歌约六百首,其中咏史诗多达一百首,可见李商隐对政治的关注度之高。这些咏史诗不是一味地托古抒怀,而侧重借鉴历史兴衰的经验来讽刺当时的政治,含蓄表达了自己对国事的关切,同时也流露出怀才不遇的苦闷。

李商隐《咏史二首其二》赏析

作者:曲阿布衣

李商隐咏史

历览前贤国与家,成由勤俭破由奢。

何须琥珀方为枕,岂得真珠始是车。

运去不逢青海马,力穷难拔蜀山蛇。

几人曾预南薰曲,终古苍梧哭翠华。

译注

纵观历史,勤俭使一个国家兴盛,奢侈则使一个国家衰败。

①真珠:即珍珠。

②运去:指唐朝国运衰微。青海马:龙马,以喻贤臣。

③蜀山蛇:此以喻宦官佞臣。

④南薰曲:当年舜唱的《南风歌》,一唱而天下太平。

⑤苍梧:传为舜埋葬之地。翠华:皇帝仪仗。

《咏史二首·其二》是唐代诗人李商隐创作的咏史组诗。李商隐流传下来的诗歌约六百首,其中咏史诗多达一百首,可见李商隐对政治的关注度之高。这些咏史诗不是一味地托古抒怀,而侧重借鉴历史兴衰的经验来讽刺当时的政治,含蓄表达了自己对国事的关切,同时也流露出怀才不遇的苦闷。这首咏史诗,根据历史兴衰规律,并结合古人思想,提出了“成由勤俭破由奢”的观点,发人深省。这首诗作于唐开成五年(840年)文宗去世之后。唐文宗即位之后,颇思励精图治,去奢从俭。当时,朝内朋党相互倾轧,宦官掌握禁军,干涉朝政,甚至弑杀皇帝。文宗欲夺回政权,曾两次谋诛宦官,均以失败告终。最后,文宗郁悒成疾,含恨而终。李商隐作此诗既有伤悼文宗之意,同时又深虑唐王朝日薄西山,于是一开始便发出“历览前贤国与家,成由勤俭破由奢”的千古长叹。

首联这两句在发议论的同时,也充满着对文宗的惋惜和同情。诗人纵观历史发现,一个国家的兴盛往往源于勤俭,而国家的覆亡多半因为奢侈享乐。可既然如此,为何像文宗这么勤俭节约、励精图治的君王,最后还是失败了呢?颔联承上,言唐文宗父兄穆宗、敬宗奢侈享受,而文宗则倡导节约,枕不用琥珀、车不用珍珠。只可惜,这样仍旧阻挡不了国家的衰败,这是为何呢?

作者认为,勤俭、奢侈关系到王朝的兴衰,但这不是唯一的因素。比勤俭更为重要的,其实是国运和国力。“运去不逢青海马,力穷难拔蜀山蛇”,唐王朝大势已去,即使出现明君贤臣也难以挽回,更何况国中还有那么多奸邪小人?

尾联承上,言国家即将大乱,再也不会有象征太平盛世的《南风歌》了。末句转为对文宗的哀悼,表现出诗人对国家命运的深情关注。

“历览前贤国与家,成由勤俭破由奢”二句,被后世广为传诵,特别是“成由勤俭破由奢”句,更成为一个国家或个人总结成败所得到的宝贵经验。但这个结论并非李商隐的首创,据《韩非子•十过》载,“昔者戎王使由余聘于秦,穆公问之曰:‘愿闻古之明主得国失国何常以?’由余对曰:‘臣尝得闻之矣,常以俭得之,以奢失之’”诗人借鉴了上述典故并取其意,而成此名句。

唐诗:晚春 韩愈鉴赏


摘要

韩愈(768~824)字退之,唐代文学家、哲学家、思想家,河阳(今河南省焦作孟州市)人,汉族。祖籍河北昌黎,世称韩昌黎。晚年任吏部侍郎,又称韩吏部。谥号“文”,又称韩文公。他与柳宗元同为唐代古文运动的倡导者,主张学习先秦两汉的散文语言,破骈为散,扩大文言文的表达功能。宋代苏轼称他“文起八代之衰”,明人推他为唐宋八大家之首,与柳宗元并称“韩柳”,有“文章巨公”和“百代文宗”之名,作品都收在《昌黎先生集》里。韩愈在思想上是中国“道统”观念的确立者,是尊儒反佛的里程碑式人物。

晚春二首·其一

唐代:韩愈

草树知春不久归,百般红紫斗芳菲。(草树一作:草木)

杨花榆荚无才思,惟解漫天作雪飞。

晚春 韩愈

译文

花草树木知道春天即将归去,都想留住春天的脚步,纷纷争奇斗艳。就连那没有美丽颜色的杨花和榆钱也不甘寂寞,随风起舞,化作漫天飞雪。

注释

不久归:将结束。

杨花:指柳絮

榆荚:亦称榆钱。榆未生叶时,先在枝间生荚,荚小,形如钱,荚花呈白色,随风飘落。

才思:才华和能力。

解(jie):知道。

唐诗:洞庭西望鉴赏


摘要

李白(701~762年),字太白,号青莲居士,祖籍陇西成纪(今甘肃秦安东),关于李白出生地,众说纷纭,大致有两种说法。

原文

陪族叔刑部侍郎晔及中书贾舍人至游洞庭(五首)

洞庭西望楚江分

洞庭西望楚江分,水尽南天不见云。

日落长沙秋色远,不知何处吊湘君?

洞庭西望

注释

洞庭西望楚江分:长江在湖北石首县分两道汇入洞庭湖,故云。

湘君:湘水女神。

赏析

乾元二年秋天,流落江南的李白在今湖南岳阳遇到被贬官岭南的刑部侍郎李晔和被贬为岳州司马的中书舍人贾至。老友重逢,于是一起游八百里洞庭。

这里的五首诗就是这次畅游的记录。它们不仅记载了游中所见,还记载了游中所想;不仅描绘了日下洞庭,还描绘了月下洞庭和秋中洞庭;不仅写船上的人物自己和两个友人,还写湘君这位魅力无限的水神和积淀在湖光山色之中的历史人物。这方方面面结合起来,相当完整地刻画出诗人此时的精神风貌和内心世界。

第一首是总写洞庭,是大场面的勾勒。在起伏的洞庭水波之上西望,滔滔的江水下分出两道水脉,灌溉着这一片水域;回首南眺,一派水国荡漾在无边晴朗的天空中。如此壮丽的景象,让诗人伫立船头,左顾右盼,精神飞越。

天空没有一丝云彩,太阳快要落山了,低低的太阳用一抹金色装点秋色。满天满地的大好秋色在诗人眼前一直伸到岳阳南边的长沙,又从那里延展开去,消失在为视力所不及的远方。

那是一个人类堕落以前的神话的世界。知道舜吗?他是一个半人半神的人物,赢得了娥皇、女英姐妹俩的爱情。为了神的事业,舜渡过洞庭,往南过了长沙;再往南,死在苍梧之野。思念着的两个女人追呀追呀,渡过洞庭,往南过了长沙;再往南,追不上亲人。于是哭啊哭啊,泪洒修竹,斑斑点点;泪尽人亡,化为哀怨着的水神,被感动着的江南人民尊称她们为湘君。

现在,在诗人的脚下,翻涌着的湖水恰似爱情的泪水和倾诉;在诗人面前,碧空如洗的秋色又像美丽的面庞和不息的脚步。诗人遥远的记忆被唤醒了。于是,被贬谪长沙的西汉才子贾谊来了,自投汨罗江的楚国屈原也来了。

诗人多想和这些人类的精英畅叙幽情啊!在这首诗前两句所勾勒出来的壮丽的景色里,诗人获得了具体描绘洞庭湖的自由天地;而通过三四两句唤起的神话与历史,诗人又可以含蓄蕴藉地抒发情感。第一首诗为诗人纵横驰骋、虚实结合、情景交融提供了可能和条件。

南湖秋水夜无烟

南湖秋水夜无烟,耐可乘流直上天。

且就洞庭赊月色,将船买酒白云边。

注释

南湖:即洞庭湖。

耐可:能不能。

赏析

诗人喜欢洞庭湖的秋夜。夜的静谧抚平了神经的皱褶,而秋天的夜晚让人更加恬静安逸。

现在是洞庭湖上的秋夜。水面上烟雾皆无,干净得很。一轮明月悬在空中,也沉在清澈的水中;蔚蓝的天空含着一轮明月,也托着一叶扁舟和诗人颀长的身影。

水波涌起,波光粼粼,小船在清澈的水面上摇晃,也在蔚蓝的天空里摇晃。能趁着水流划到天上去吗?诗人迷惑了。天分明是在头顶,依附在大地上的人类怎么才能够踏上去半步呢?然而现在,脚下这个巨大的透明的晃动的晶体,似乎就在天空里荡漾。

自己身在何方呀?月色就在身边,白云就在身边。好,那就在这大好的月色里,在这水洗了的白云旁,举杯畅饮吧!

洛阳才子谪湘川

洛阳才子谪湘川,元礼同舟月下仙。

记得长安还欲笑,不知何处是西天。

注释

洛阳才子谪湘川:洛阳才子,指西汉的贾谊,曾被贬长沙。贾至此时也被贬南方,而且两人都是洛阳人,又是同姓,所以诗人用贾谊比同游的贾至。

元礼同舟月下仙:元礼,东汉名士李膺的字,这里指李晔。

记得长安还欲笑,不知何处是西天:桓谭《新论》中有“人闻长安乐,则出门向西而笑”的说法,来表达对长安的思念。西天,借指长安。

赏析

李膺,字元礼,是东汉末年读书人的一位领袖人物。那时候朝政混乱,法度废弛,李膺为官刚正不阿,除奸恶不避权贵,执法如山,让贪官污吏闻风而逃,躲在家里不敢出来。

李膺受到了读书人的衷心拥戴,大家以结识他为身份的象征,就是为他驾车,也感到无比的荣幸。李膺和另一位名士郭泰是好朋友。郭泰还乡的时候,二人乘舟渡水,送行的人都很羡慕,以为是神仙。李晔这时也因为刚正不阿得罪了朝中权贵而被贬官。现在站在李白身边,让诗人感到无比的荣幸,就像来到了文人的楷模李膺身边,要和他同舟共济一样。更何况还有贾至这位西汉才子的本家呢!

月光下,洞庭湖的小船上并肩站着三个人。这三个人,两个是从朝廷贬官出来,一个是早已被赶出朝廷,又刚刚遭到了流放。月光下,他们不约而同地思念着长安。美丽的月夜让人留恋,让人愿意为她再努力一次!

充满了美好事物的生活是美好的,是值得为之付出的。美丽的月夜恢复了诗人对生活的信心,月光下,洞庭湖的小船上并肩站着三个精神矍铄的人!

洞庭湖西秋月辉

洞庭湖西秋月辉,潇湘江北早鸿飞。

醉客满船歌《白苎》,不知霜露入秋衣。

注释

《白苎》:江南民歌《白苎歌》。

赏析

夜已经深了。秋夜的月光,一片清辉;远处飞起几只早起的鸿雁来,在晨光熹微处将它们的身影投进诗人的湖心;在萧瑟的夜风中,嘎嘎的鸣叫和着满船的歌声,在今天和明天的临界点上共鸣,飘满了八百里洞庭,一直传到悠长的潇湘那边去了。

船上的人们醉了。夜的霜洒落在头上,不知哪里是白发,哪里是月光;露水浸湿了衣裳,也不知道是酣饮着的美酒,还是身单衣薄的凉意。三个失意的人在酒醉中怀念着长安,把他们满腹的哀愁撒向了洞庭湖。

帝子潇湘去不还

帝子潇湘去不还,空余秋草洞庭间。

淡扫明湖开玉镜,丹青画出是君山。

注释

帝子:即湘君。

明湖:洞庭湖。

君山:洞庭湖中的一座山,因传说湘君曾经居住过而得名。

赏析

诗人和他的朋友终于没有等来理想的湘君。浩淼的潇湘水云泛起层层波浪,似乎是她路过的脚步;而洞庭湖边茂盛的秋草却分明闻不到她的芳香。似乎只有明净的湖面上还安放着她梳妆时的玉镜,因为你看,微风吹过,那不是她正在淡淡地描她的眉么!

绿草如茵,不见人的踪迹;而明净的水面,却清楚地摇荡着诗人的面容。

诗人微笑了。云将自己投在水里,来和诗人做伴;蓝天也将自己投到水里,装载着诗人的船。还有君山,她也将自己投进水里。诗人抬起头。那是湘君画出的一幅画儿,交给你,她是我们心心相印的信物。

李白(701~762年),字太白,号青莲居士,祖籍陇西成纪(今甘肃秦安东),关于李白出生地,众说纷纭,大致有两种说法。其一,李白出生于中亚西域的碎叶城(在今吉尔吉斯斯坦首都比什凯克以东的托克马克市附近),李白约五岁时,其家迁居绵州昌隆(今四川江油)。其二,李白出生绵州昌隆县(今四川江油县)的青莲乡。天宝初,入长安,贺知章一见,称为谪仙人,荐于唐玄宗,待诏翰林。后漫游江湖间,永王李璘聘为幕僚。璘起兵,事败,白坐流放夜郎(在今贵州省)。中途遇赦,至当涂依李阳冰,未几卒。是唐代著名诗人,有《李太白集》。李白所作词,宋人已有传说(如文莹《湘山野录》卷上)。证以崔令钦《教坊记》及今所传敦煌卷子,唐开元年间已有词调。然今传篇章是否果出于太白,甚难断定。

唐诗:行宫元稹鉴赏


摘要

本诗是以乐景写哀,诗中用红艳的宫花反衬凄凉的心境,“红”与“白”相映衬,表现了红颜易老的人生感慨。利用好景致与恶心情的矛盾,来突出中心思想,收到了很好的艺术效果。

《行宫》是唐代诗人元稹的一首五言绝句,被选入《唐诗三百首》。这是一首抒发盛衰之感的诗。古行宫,红花盛开之季,白头宫女,闲坐说玄宗,组成了一幅完整动人的图画。当年花容月貌,娇姿艳质,辗转落入宫中,寂寞幽怨;如今青春消逝,红颜憔悴,闲坐无聊,只有谈论已往。此情此景,令人感慨万千,兴衰沧桑,俱在不言中!

行宫元稹

原文

寥落古行宫,宫花寂寞红。

白头宫女在,闲坐说玄宗。

注释

寥落:寂寞冷落。

行宫:皇帝在京城之外的宫殿。

说:闲说,闲聊。

玄宗:即唐明皇李隆基。

翻译

早已空虚冷漠的古行宫,

零落宫花依然开行艳红。

有几个满头白发的宫女,

闲坐谈论当年的唐玄宗。

赏析

作者在写这首诗时,“安史之乱”已过去很久,而唐朝也已从兴盛转向衰败。从本首诗中我们不难感受到当时唐朝的衰败气象。

“寥落古行宫”一句指明地点是一座空虚冷落的古行宫。“宫花寂寞红”则暗示了环境和时间,宫中红花盛开,正当春天季节。红花本渲染了场面的热闹,烘托了欢乐的情绪,但是在这里却是反衬,因为在红花的映照下没有妙龄少女的欢笑与追逐,而只是“白头宫女在”,几个白头宫女、寥落的行宫与盛开的红花相映衬,增强了世事变迁的盛衰之感。将其与末句联系起来推想,可知“白头宫女”是玄宗天宝末年进宫而幸存下来的老宫人。“闲坐说玄宗”写宫女们正闲坐回忆、谈论天宝遗事。

全诗共计二十个字,而地点、时间、人物、动作,全都表现出来了,构成了一幅非常生动的画面。“寥落”、“寂寞”、“闲坐”,既描绘当时的情景,也反映出诗人的心绪。哀怨的情怀,盛衰的感慨,二十个字虽不多,其感情容量却极其丰富。

本诗是以乐景写哀,诗中用红艳的宫花反衬凄凉的心境,“红”与“白”相映衬,表现了红颜易老的人生感慨。利用好景致与恶心情的矛盾,来突出中心思想,收到了很好的艺术效果。

唐诗:杜牧 金谷园鉴赏


摘要

金谷园旧址在今河南洛阳西北,是西晋富豪石崇的别墅,繁荣华丽,极一时之盛。唐时金谷园已荒废,成为供人凭吊的古迹。

《金谷园》是晚唐诗人杜牧所作的一首七言绝句,被选入《唐诗三百首》。这是一首即景生情诗,写诗人经过西晋富豪石崇的金谷园遗址而兴吊古情思。

杜牧 金谷园

首句写金谷园昔日的繁华,今已不见;二句写人事虽非,风景不殊;三、四两句即景生情,听到啼鸟声声似在哀怨;以“落花”喻当年坠楼自尽的石崇爱妾绿珠,伤春感昔,即物兴怀。全诗句句写景,层层深入,景中有人,景中寓情。写景意味隽永,抒情凄切哀婉。

原文

繁华事散逐香尘,

流水无情草自春。

日暮东风怨啼鸟,

落花犹似坠楼人。

注释

香尘:石崇为教练家中舞妓步法,以沉香屑铺象牙床上,使她们践踏,无迹者赐以珍珠。

“流水”句:指春草自绿、涧水长流,风景依旧而人事已非。

怨啼鸟:鸟儿的啼声如怨如慕。

坠楼人:指石崇爱妾绿珠因貌美令孙秀求之,引发孙石矛盾,石崇因此获罪。绿珠自投楼下而死。

翻译

繁华往事,已跟香尘一样飘荡无存;流水无情,野草却年年以碧绿迎春。啼鸟悲鸣,傍晚随着东风声声传来;落花纷纷,恰似那为石崇坠楼的绿珠美人。

赏析

金谷园旧址在今河南洛阳西北,是西晋富豪石崇的别墅,繁荣华丽,极一时之盛。唐时金谷园已荒废,成为供人凭吊的古迹。据《晋书丨石崇传》记载:“石崇有妓曰绿珠,美而艳。孙秀使人求之,不得,矫诏收崇。崇正宴于楼上,谓绿珠曰:‘我今为尔得罪。’绿珠泣曰:‘当效死于君前。’因自投于楼下而死。”杜牧过金谷园,即景生情,写下了这首咏春吊古之作。

诗人面对荒园,首先浮现在脑海的是,金谷园繁华往事也随着芳香的尘屑消散殆尽。“繁华事散逐香尘”这简单一句却蕴藏了无限感慨。“香尘”细微飘忽,同样,金谷园的繁华,石崇的豪富,绿珠的香消玉殒,也如香尘一样飘去,都是过眼云烟。

“流水无情草自春”,“水”指东南流经金谷园的水。不管人世间的沧桑,流水照样潺湲,春草依然碧绿,它们对人事的各种变迁,似乎毫无感触。这是写景,更是写情,尤其是“草自春”的“自”字,拟人化的手法,这恰恰反映出岁月、历史的无情。

“日暮东风怨啼鸟,落花犹似坠楼人”,春日鸟鸣,本是令人心旷神怡的赏心乐事。但是此时红日西斜,名园荒芜,在诗人耳中,鸟鸣显得格外凄切,故诗人着一“怨”字。而此时一片片惹人感伤的落花又映入诗人的眼中。诗人将落花飘然下坠的形象,与曾在此处发生过的绿珠坠楼事件联想到一起,寄寓了无限情思。一个“犹”字寄寓了诗人无限的追念与怜爱。

本诗比喻贴切自然,意味隽永,将自己的感慨穿越时空,与历史有机地结合起来,是一篇难得的吊古咏怀之作。

杜牧(公元803-约852年),字牧之,号樊川居士,汉族,京兆万年(今陕西西安)人。杜牧是唐代杰出的诗人、散文家,是宰相杜佑之孙,杜从郁之子。唐文宗大和二年26岁中进士,授弘文馆校书郎。后赴江西观察使幕,转淮南节度使幕,又入观察使幕,理人国史馆修撰,膳部、比部、司勋员外郎,黄州、池州、睦州刺史等职,最终官居中书舍人。因晚年居长安南樊川别墅,故后世称“杜樊川”,著有《樊川文集》。杜牧的诗歌以七言绝句著称,内容以咏史抒怀为主,其诗英发俊爽,多切经世之物,在晚唐成就颇高。杜牧人称“小杜”,以别于杜甫,”大杜“。与李商隐并称“小李杜”。

唐诗:碧水东流鉴赏


摘要

李白(701年-762年),字太白,号青莲居士,又号“谪仙人”,是唐代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被后人誉为“诗仙”,与杜甫并称为“李杜”,为了与另两位诗人李商隐与杜牧即“小李杜”区别,杜甫与李白又合称“大李杜”。

“天门中断楚江开,碧水东流至此回。”全诗赏析

名句“天门中断楚江开,碧水东流至此回。”出自唐代诗人李白的《望天门山》

望天门山

作者:李白年代:唐

天门中断楚江开,

碧水东流至此回。

两岸青山相对出,

孤帆一片日边来。

碧水东流

赏析:

该诗为725年(开元十三年)作者赴江东途中行至天门山时所作。

李白无比热爱祖国的壮丽山河,一生遍游名山大川,留下了许多不朽的杰作。该诗描写诗人舟行江中溯流而上,远望天门山的情景。天门山为今安徽省当涂县的东梁山与和县的西梁山的总称。《江南通志》记云:“两山石状晓岩,东西相向,横夹大江,对峙如门。俗呼梁山曰西梁山,呼博望山曰东梁山,总谓之天门山。”

前两句用铺叙的方法,描写天门山的雄奇壮观和江水浩荡奔流的气势。诗人不写博望、梁山两山隔江对峙,却说山势“中断”,从而形象地写出两山峭拔相对的险峻:“楚江开”,不令点明了山与水的关系,而且描绘出山势中断、江水至此浩荡而出的气势。“碧”字明写江水之色,暗写江水之深;“回”字描述江水奔腾回旋,更写出了天门山一带的山势走向。后两句描绘出从两岸青山夹缝中望过去的远景,“相对”二字用得巧妙,使两岸青山具有了生命和感情。结尾一句更是神来之笔,一轮红日,映在碧水、青山、白帆之上,使整个画面明丽光艳,层次分明,从而祖国山川的雄伟壮丽画卷展现出来。[1]第一句“天门中断楚江开”,着重写出浩荡东流的楚江冲破天门奔腾而去的壮阔气势。它给人以丰富的联想:天门两山本来是一个整体,阻挡着汹涌的江流。由于楚江怒涛的冲击,才撞开了“天门”,使它中断而成为东西两山。这和作者在《西岳云台歌》中所描绘的情景颇为相似:“巨灵(河神)咆哮擘两山(指河西的华山与河东的首阳山),洪波喷流射东海。”不过前者隐后者显而已。在作者笔下,楚江仿佛成了有巨大生命力的事物,显示出冲决一切阻碍的神奇力量,而天门山也似乎默默地为它让出了一条通道。第二句“碧水东流至此回”,又反过来着重写夹江对峙的天门山对汹涌奔腾的楚江的约束力和反作用。由于两山夹峙,浩阔的长江流经两山间的狭窄通道时,激起回旋,形成波涛汹涌的奇观。如果说上一句是借山势写出水的汹涌,那么这一句则是借水势衬出山的奇险。有的本子“至此回”作“直北回”,解者以为指东流的长江在这一带回转向北。这也许称得上对长江流向的精细说明,但不是诗,更不能显现天门奇险的气势。试比较《西岳云台歌送丹丘子》:“西岳峥嵘何壮哉!黄河如丝天际来。黄河万里触山动,盘涡毂转秦地雷。”“盘涡毂转”也就是“碧水东流至此回”,同样是描绘万里江河受到峥嵘奇险的山峰阻遏时出现的情景。绝句尚简省含蓄,所以不象七古那样写得淋漓尽致。

“两岸青山相对出,孤帆一片日边来。”这两句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上句写望中所见天门两山的雄姿,下句则点醒“望”的立脚点和表现诗人的淋漓兴会。诗人并不是站在岸上的某一个地方遥望天门山,他“望”的立脚点便是从“日边来”的“一片孤帆”。读这首诗的人大都赞赏“两岸青山相对出”的“出”字,因为它使本来静止不动的山带上了动态美,但却很少去考虑诗人何以有“相对出”的感受。如果是站在岸上某个固定的立脚点“望天门山”,那大概只会产生“两岸青山相对立”的静态感。反之,舟行江上,顺流而下,望着远处的天门两山扑进眼帘,显现出愈来愈清晰的身姿时,“两岸青山相对出”的感受就非常突出了。“出”字不但逼真地表现了在舟行过程中“望天门山”时天门山特有的姿态,而且寓含了舟中人的新鲜喜悦之感。夹江对峙的天门山,似乎正迎面向自己走来,表示它对江上来客的欢迎。

青山既然对远客如此有情,则远客自当更加兴会淋漓。“孤帆一片日边来”,正传神地描绘出孤帆乘风破浪,越来越靠近天门山的情景,和诗人欣睹名山胜景、目接神驰的情状。

由于末句在叙事中饱含诗人的激情,这首诗便在描绘出天门山雄伟景色的同时突出了诗人的自我形象。

相关推荐